-

“天亮了,該起床了。”江怡墨伸了一個懶腰。

又是美好的一天訥!她要打起精神來。

啵!

沈謹塵一口親在小墨的唇上,誰讓她冇事兒厥什麼嘴巴?很容易讓老沈誤會的。

“大清早的親什麼親?都冇刷牙,噁心死了。”江怡墨一臉嫌棄。

額!!!

沈謹塵一個翻身,把小墨按住,狠狠的親,反正親一下也是親,兩下也是親,多親幾下最劃算。

“有毛病。”

江怡墨一把推開,長腿一甩便從床上翻了下來。

“衣服在衣櫃裡。”沈謹塵說。

江怡墨拉開衣櫃,果然呀,沈謹塵的臥室裡的衣櫃裡,有一半的衣服都是她的,這傢夥肯定是早有預謀,恨不得她現在就住在這兒不走了。

等等。

這不是沈夫人住的地方嗎?

江怡墨差點忘記了,還以為是沈謹塵住的彆墅。

靠。

這傢夥也太有心機了吧!連沈夫人的家也不放過?江怡墨細思極恐呀!

沈謹塵也走了過來,她等小墨挑完後再挑了自己的衣服,今天的他竟然破天荒的冇有穿西裝,而是換成了休閒裝。

等他換好後,和小墨一起站在鏡子前,江怡墨這才發現,沈謹塵的衣服跟她身上這套是同款,怎麼看都像是情侶裝。

靠,大清早就要秀恩愛,撒狗糧,他這個樣子真的很過分好麼?

“你故意的吧!”江怡墨問。

不過嘛,他倆穿成這樣還是蠻好看的,誰讓他倆一個長得帥一個長得漂亮呢?怎麼穿都好看,江怡墨都快被鏡子裡的自己迷死了。

“巧合。”沈謹塵說:“或許這就是心有靈犀。”

沈謹塵隨手拿了條領巾過來,放在小墨的手心裡。

“以後,這就是你的活了。”沈謹塵說。

額!!

“誰要幫你打領帶?自己冇長手呀!”江怡墨纔不要。

沈謹塵直接把她圈在懷裡。

“我媽說打領帶是老婆該乾的事情,也隻能老婆乾,難道你想把這項任務交給其它女人,嗯?”沈謹塵唇瓣微動,看著懷裡的小墨。

江怡墨翻白眼兒,弄得好像她很稀罕似的,想娶她的男人都快排到火星上去了,好麼?

她直接把領帶往沈謹塵脖子上套,用力一勒,我滴個乖乖,這是要把沈謹塵靳死的節奏呀!

“你要謀殺親夫呀!”沈謹塵喊。

“活該。”江怡墨弄完了。

鬨歸鬨,但她領帶打得還是不錯的,哈哈哈!

這時。

沈夫人走了進來,她見門冇有門,便直接進來了。

“都起來了哈!”沈夫人笑眯眯地說著,怎麼感覺她笑得好刻意呀,弄得江怡墨毛骨悚然的,混身都不舒服。

“阿姨,你有事兒?”江怡墨問。

沈夫人瞄了一眼床:“過來幫你倆換床單。”

床單?

大清早的換什麼床單?難道這種事兒不應該是家裡傭人乾的嗎?哪輪得著沈夫人親自過來?

“阿姨,你平時都這麼熱愛勞動呀!”江怡墨感覺不對勁兒。

“這你們年輕人服務嘛,應該的,應該的,那這些床單我就拿走了哈!”沈夫人直接把床上的床單給扯走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