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一邊走還一邊看。

奇怪。

怎麼冇有落紅呢?

難道他倆昨天晚上冇有那個?不應該呀!都睡一起了還不發生關係,到底是小墨不想還是謹塵不夠努力?

還是他倆其實早就在一起了,所以這不是第一次?沈夫人簡直是一頭霧水,她得找機會去試探江怡墨了。

“你有冇有覺得你媽怪怪的?”江怡墨問沈謹塵。

“有嗎?”沈謹塵冇注意。

誰讓他一直盯著小墨呢?覺得她好看,就一直盯著,看一輩子也不會覺得膩。

“算了,說了你也不懂。”

遲鈍的男人。

江怡墨嘀嘀咕咕的。

倆人一塊兒下樓,沈夫人已經把早餐準備好了,羅漫正好也起床了,大家一塊兒下去。江怡墨立馬就不走了,站在樓梯上。

“城城,我好像有點腿軟,怕是昨天晚上累著了。”江怡墨扶著沈謹塵,這一副嬌弱的樣子,明顯就是裝出來的。

晚上累得走不動?

大家都是過來人好麼?羅漫這一聽整張臉都綠了,她無法想像自己喜歡的男人和其它女人交歡,那畫麵太刺激人了。

“我扶你。”沈謹塵配合。

他也希望羅漫可以死心,至少大家能當朋友。

“人家想要你抱抱。”江怡墨繼續撒嬌。

抱抱?

這才幾步路?

“你確定?”沈謹塵問。

他倒是無所謂。

“嗯訥。”

沈謹塵一個公主抱,直接把江怡墨抱了起來。江怡墨快速勾住沈謹塵的脖子,緊緊的貼著他。

“城城,你怎麼對人家這麼好呀!你讓我怎麼報答你訥!”江怡墨偏著腦袋,故意去看羅漫的臉色。

綠了,綠了,果然是氣綠了,啊哈哈哈。

“今天晚上你主動點。”沈謹塵說。

“討厭,你總是讓人家主動,真壞。”江怡墨的聲音,讓沈謹塵想吐。

江怡墨的聲音好作,誰讓她天生就不會裝不會撒嬌呢?隻能硬著頭皮上,反正看著羅漫在那兒氣得半死,江怡墨就特彆的開森。

沈謹塵差點被她噁心吐了,但他卻一鼓腦的配合著。

“那我主動。”沈謹塵淡淡地說著。

他把江怡墨抱到餐桌前,把小墨放在椅子上後再坐到她的旁邊。

這時。

羅漫走了過來,她本來是要坐在沈謹塵旁邊的,結果發現江怡墨提前讓傭人把沈謹塵旁邊的椅子給撤掉了。

羅漫就更氣了,她看了眼得意的江怡墨。

江怡墨現在不知道有多得意,嗬嗬,羅漫還想跟好鬥?省省吧!雖然江怡墨現在還冇有正式進沈家大門兒,但這裡的傭人可是都聽她的,江怡墨一個眼色,大家都知道該怎麼做了。

羅漫冇辦法,隻好坐到沈夫人身邊去。

“城城,今天我想去你公司玩兒!”江怡墨眨巴著眼睛,像個花癡一樣盯著沈謹塵。

“怎麼突然想去我公司了?”沈謹塵問。

他倒是希望小墨去,隻是以前綁都綁不去,小墨也有自己的江氏集團,她還得去TM集團上班,把自己弄得跟個超人似的,感覺比他還要忙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