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現在倒是主動了,看來,羅漫這次回來果然是對的,不然沈謹塵哪能有這麼多的福利。

“哎呀,人家就是想去陪陪你嘛,你說你一個人上班多無聊?如果我在你身邊講笑話,陪著你,你會不會特彆的開心?”江怡墨此時笑得像朵花兒。

開心?

那肯定是開心的。

“會。”沈謹塵點頭。

“那就這麼定啦!”江怡墨笑眯眯地說著。

“好。”沈謹塵不拒絕。

這麼好的事兒,他為什麼要拒絕?他可是恨不得把小墨綁在身上,走哪兒帶哪兒,現在機會主動送上門兒了,肯定不會拒絕的。

“城城,你真好。”江怡墨伸長脖子,直接在沈謹塵側臉上親了一口。

在親的時候,她還故意偷看羅漫。靠,臉色比剛纔還要難看,跟中了毒似的。啊哈哈哈!江怡墨心裡麵特彆的爽,要的就是這種效果。

江怡墨現在要做的就是把羅漫逼走,隻要她敢在F國多待一天,江怡墨就天天噁心她。

“言卿呢?還在睡覺呢?”沈夫人突然問。

大家都坐在餐桌上吃半天了,唯獨冇有看到沈言卿,他平時也不是個喜歡睡懶覺的人,沈夫人自然是會問的。

這時。

羅漫倒是有些說不出話來了。

如果她現在說離婚的事情,在這個家會不會更加的不被待見?羅漫還想利用沈夫人這層關係,想辦法得到沈謹塵。

“這個就應該問大嫂了吧!她昨天晚上可是跟大哥睡在一起的。”江怡墨看著羅漫,故意把矛頭指向羅漫,弄得她不得不回答。

這個虛偽的女人,江怡墨倒要看看她要編出什麼理由來。

此時。

羅漫怕是把江怡墨給恨死了吧!處處與她作對。但江怡墨就是要跟她作對呀,誰讓她居心不良,想搶沈謹塵,還撕了朵朵的話,江怡墨要一筆一筆的跟她算。

“漫漫,怎麼回事?”沈夫人問羅漫。

額!!

羅漫兩隻手放在腿上,都快把她的裙子給抓爛了,顯然是不知道從哪裡講起呀!

江怡墨趴在桌子上,故意把脖子伸得長長的。

“大嫂,你就說唄!又不是什麼大事兒,這種問題應該很好回答纔是,難不成你有什麼話不能講?”江怡墨故意問。

“對呀,漫漫,你這是怎麼了?”沈夫人也問。

看羅漫的臉色,確實是不太好看。

羅漫被逼得冇有辦法,她隻好站了起來。

“媽,言卿他走了。”羅漫說。

這句話裡,可是包含了很多的意思。羅漫現在心裡有兩個小人在打架,她在猶豫要不要講實話,如果說了,還可以在這個家好好的待下去嗎?

現在有一個江怡墨在,以她小肚雞腸的性子,怕是會直接趕人吧!

“走了?比賽不是要過幾天纔開始嗎?昨天晚上還說要回來住一個禮拜,怎麼大半夜的說走就走?”沈夫人問得很急。

沈夫人也是好些年冇有見著大兒子了,這次好不容易見著卻在半夜就走了,她連一個親自下廚的機會都冇有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