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媽,我......”羅漫猶豫了。

“是不是你跟言卿有事兒?”沈夫人問。

沈夫人真是太聰明瞭,她這一猜可是直接戳中了羅漫的心思,隻是越是這樣,羅漫就越不能講實話了。

沈夫人雖然一直對羅漫很好,但羅漫知道,因為她嫁的人是沈言卿,如果現在冇了這層關係,以沈夫人的手段,怕是不會對她客氣了。

“大嫂,你怎麼又不說話了?難不成真是你跟大哥吵架了?為什麼吵呀,要不講出來聽聽,指不定我們還可以幫你分析分析呢!你看我跟城城就從來不吵架喲!”江怡墨笑眯眯的說著,還故意把腦袋往沈謹塵肩膀上,這分明就是在炫耀。

“冇有的事。”羅漫一口否認。

她怕沈夫人會聽了江怡墨的話,所以趕緊否認她與沈言卿吵架這件事兒。

江怡墨當即就笑了,冇想到羅漫還想一個人在這個家裡死撐到底,江怡墨可是唯一一個知情人呀,沈言卿昨天晚上走時,江怡墨還去送他了。

要不是她知道真相,怕是就要被羅漫這個死女人給騙了吧!

“真是這樣的?那既然不是吵架,大哥大半夜的離開,這也太不正常了吧!”江怡墨繼續問。

就不信了,羅漫還真想騙下去。

“他是因為俱樂部的事情,因為臨時有急事兒不得不離開,並冇有什麼特殊的原因。”羅漫解釋著。

因為工作?誰會相信她的鬼話?

“什麼事兒這麼著急呀!就不能等到天亮了再說?好歹跟大家道個彆嘛!”江怡墨纔不相信。

但江怡墨不能自己講出來,這件事兒得從羅漫口裡講出來才行,不然會影響江怡墨的形象,她可不想因為對付一個羅漫讓自己的人設給崩了。

“工作上的事情,具體是什麼我也不清楚,當時我也睡著了,也是今天早上起來時看到言卿留的字條才知道的。”羅漫解釋。

還真是滴水不露呀,不愧是高學曆的人,腦子就是好使,怎麼問她都有辦法對答,江怡墨這是不得不佩服羅漫的口才了。

“行了,既然是言卿臨時有事兒,咱們就彆討論了,快吃吧!”沈夫人插了一句。

她發現今天早上小墨話有一些,句句針對羅漫。沈夫人還是希望這個家裡的人都和和氣氣的,不要因為一些無關的事情影響大家的關係。

“漫漫,你也坐下來吃吧!”沈夫人說。

“是,媽。”羅漫這才坐了下來。

切!

江怡墨一臉不爽,沒關係,她會有辦法收拾羅漫的,先讓她裝,她裝得越來,拆穿的時候就越難看。

“城城,你吃飽了,這些給你吃吧!你是男人,多吃點。”江怡墨把自己的麪包分給沈謹塵,沈謹塵剛把手伸過去,江怡墨卻直接往他嘴裡喂。

“我餵你吧!平時都是你餵我吃東西,今天也讓你享受一下高級待遇。”江怡墨笑眯眯地說著。

她真是一點點的喂著,冇有像以前賭氣時那樣直接塞,現在的她倒是又乖又溫柔,沈謹塵簡直懷疑自己眼睛出了問題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