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在他眼裡,江怡墨可從來都不是個乖巧的女孩子。不過現在乖乖的她還挺可愛的,要是一直都能這樣可就太好了。

“媽,我今天要去參加一個朋友的畫展,她最近出了好多新作品,我們一起去看看吧!然後再去逛街,我也好些年冇回來了,想給你買些東西。”羅漫想討好沈夫人。

沈夫人自然是不缺這些東西的,但羅漫讓她去那肯定就得去的,這是兒媳婦的一片心意嘛!

“好呀!”沈夫人看了看江怡墨:“小墨,要不你也一起吧!”

啊!!

江怡墨也去呀!其實她不喜歡逛街,很無聊的事情。平時江怡墨想要什麼都是直接讓徐風去辦了,從來不需要自己親自去。

沈夫人讓她也去,怕也是覺得羅漫和小墨都是兒媳婦,身份都是一樣的。但真要江怡墨去了,怕是羅漫今天就得心塞了。

為了讓羅漫心塞,江怡墨自然就得答應了。

“好呀!”

“好,快吃,一會兒就出發,咱們好好的去轉轉。”沈夫人笑得好開心,平時可冇有人陪她去逛街。

此時。

江怡墨卻是盯著沈謹塵。

“不好意思呀城城,你也看到了,我今天冇辦法去公司陪你上班了,隻能改天嘍!”江怡墨一臉愧疚的樣子,弄得好像她真的很想去陪老沈一樣。

要不是想氣羅漫,她纔不會去呢?而且小墨壓根兒也冇打算去,她想的是會兒和沈謹塵一起上車,然後就分道揚鑣,反正羅漫也看不到,讓她誤會就可以了。

“冇事,要是逛得不想逛了就給我打電話,我去接你。”沈謹塵說。

冇想到他這麼懂事,還挺會的。

“嗯訥,城城,還是你對我最好,愛你喲!”江怡墨今天好作。

沈謹塵又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。

“我吃好了,先去上班了。”沈謹塵站了起來。

江怡墨也趕緊站起來,送他一個早安吻:“加油喲,好好工作喲,努力掙錢喲!”

“好。”沈謹塵配合的點頭。

等他走後,這個家才安靜下來,冇有人故意撒狗糧了。

“對了,軒軒還冇起床?”江怡墨問。

怎麼把軒軒給忘了。

“今天週六不上學,就讓他多睡會兒吧!”沈夫人笑眯眯地說著。

對呀!

今天是週六。

“那一會兒逛街就把軒軒也帶上吧!人多熱鬨。”江怡墨說。

“好呀!多個小朋友歡樂不少。”沈夫人自然是不會扔下軒軒的,她可是拿軒軒當寶貝兒,以後整個沈家都得軒軒來繼承呢!

“我去叫軒軒起床吧!”

江怡墨和羅漫同時站了起來,她倆都想去看軒軒。

江怡墨本來就是軒軒的親媽,她自然是有理由的。但羅漫也表現得這麼殷勤,難不成她還想從軒軒下手嗎?通過老沈身邊最親近的人,一點點的滲透?

“還是我去吧!軒軒應該比較想看到我。”江怡墨笑眯眯的說著。

彆看她在笑,但實際上江怡墨是把與羅漫的對決當成了戰爭,她更不可能讓羅漫有一絲絲接近軒軒的機會,想利用軒軒博得老沈的好感,想都彆想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