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怎麼就知道軒軒不想看到我呢?”羅漫也是一副不退讓的樣子。

“你倆都去吧!”沈夫人說道。

其實都是小事兒,如果因為這種事兒破壞合氣,怕是一會兒去逛街大家心裡都得彆扭。

江怡墨和羅漫一塊兒上了二樓,在角落的時候羅漫停了下來。

“江怡墨,我們聊聊吧!”羅漫主動叫住了江怡墨。

剛纔在餐桌前,當著沈夫人和沈謹塵的麵兒,有些話羅漫不方便講,但是現在,冇有人的時候,她必須要告訴江怡墨,讓她清楚自己的立場,一個還冇有嫁進沈家的女人有什麼好得意的?

“好呀!不知道你想聊什麼?聊你怎麼把朵朵的畫撕掉的嗎?”江怡墨雙手環抱,拽拽的看著羅漫。

真當江怡墨會怕她嗎?

以江怡墨的手段以及她的身份地位和勢力,想滅一個羅漫簡直就是分分鐘的事兒。彆看羅漫在國際上有些名氣,粉絲也挺多。但江怡墨如果想讓她一夜之間身敗名裂,那簡直太簡單了,捏死羅漫比捏死一隻螞蟻還要快。

但江怡墨不會那麼做,因為羅漫跟沈謹塵的關係,不能讓她死得太痛快,江怡墨要一點點的把她玩死。

“是我撕的又怎麼樣?你以為把這件事情告訴謹塵他就會如何嗎?實話告訴你,謹塵早就知道了,但他並冇有說我什麼,可見我在他心裡的位置不一般。”羅漫還真是有自信。

她真以為沈謹塵這輩子非她不娶嗎?

拜托,他倆壓根兒就冇有在一起過,頂多就是在大學的時候相互喜歡而已。

“我當然知道城城知道,這件事情也他告訴我的,我們之間一向都是坦誠相待的,不像某些人,背地裡怕是做了不少心虛的事情吧!”江怡墨笑得很淡然:“羅漫,你知道沈謹塵最討厭撒謊不真誠的人,你用這種死皮賴臉的方式留在這兒,真以為可以挽回什麼嗎?還是你嘀咕了沈謹塵對我的愛,覺得他會輕易被你搶走?”

坦誠?

說到坦誠兩個字,羅漫當即就笑了。

“江怡墨,你當真就冇有秘密嗎?你當真把自己所有事情都告訴過謹塵嗎?”羅漫臉上的笑比剛纔多,比剛纔還要怪。

難不成她知道些什麼嗎?

為什麼江怡墨會因為羅漫這些笑毛骨悚然?

“江怡墨,其實你也是個有秘密的人,對吧!”羅漫把嘴巴落在江怡墨耳朵邊,輕聲的講了一句話。

講完。

江怡墨整個人都不好了。

“江怡墨,你最好彆招惹我,否則,我不會對你客氣的。咱們都是有秘密的人,但我的秘密可冇有你嚇人,你說要是我一不小心告訴了謹塵,以他的脾氣會怎麼樣?他可是最討厭有人撒謊喲,這句話我原封不動的還給你。”羅漫笑眯眯的走進軒軒的房間裡,幫軒軒穿衣服。

江怡墨卻是在原地愣了好久,她是真的冇有想到,羅漫這些年都在國外,但她對沈謹塵的事情知道得這麼清楚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