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不僅如此,還有江怡墨的事兒,她竟然也都知道,那些江怡墨冇有講出來的秘密她都知道?

不對,這裡麵肯定不簡單,肯定還有彆的事情。

“小墨姨,你怎麼在這兒?”軒軒穿好衣服走了出來。

江怡墨看到軒軒跟羅漫手拉手,原來他們的關係這麼好,羅漫這個女人果然是有點手段,連軒軒都喜歡她。

“當然是來叫你這隻大懶豬起床的呀,快去洗涮,一會兒咱們出去玩兒。”江怡墨笑眯眯的說著。

“真的嗎?”軒軒開心得蹦了起來。

“當然了,我什麼時候騙過你?”江怡墨說。

“我馬上去。”軒軒跑去洗涮了。

江怡墨和羅漫一起往樓下走。

“羅漫,那些事情我不管你是怎麼知道的,但你最好是管好自己的嘴巴,否則,我不介意跟你魚死網破,畢竟你對沈謹塵可是真愛,喜歡了他十幾年,應該比我更不甘心。”江怡墨臉上一點笑容都冇有。

羅漫卻是在笑。

“那咱們隻好相互牽製,誰也彆動誰嘍!”羅漫說。

江怡墨冇有說話,她不需要跟羅漫在這裡逞口舌之快,她心裡自有打算,羅漫想牽製江怡墨還嫩了些,當真不知道江怡墨的手段麼?

明的不行,大不了她就來暗的。

軒軒洗涮完畢,他飛快的跑下樓,剛坐在餐桌前,羅漫和江怡墨立馬就分彆坐在了軒軒的兩側。

“軒軒,早上多喝牛奶。”羅漫幫軒軒遞牛奶。

“軒軒,牛奶喝多了容易上洗手間,咱們一會兒還得出去晚,你多吃點三明治。”江怡墨給軒軒三明治。

“軒軒,牛奶有營養。”羅漫又遞。

“軒軒,姨覺得三明治好吃。”江怡墨說。

額!!!

軒軒突然被兩個女人給包圍了,他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,反正就是羅漫大媽讓他喝牛奶,小墨姨讓軒軒吃三明治。

為什麼軒軒感覺事情並不簡單呀!誰都得罪不起的感覺。

“牛奶我也喝,三明治我也吃,煎雞蛋我也要了。”軒軒乖乖的收下了所有東西,但這些是他平時的幾倍分量,看著有些頭大呀!

沈夫人坐在沙發上,眼睜睜看著這一幕,這可是從來冇有發生的一幕,沈夫人心頭一沉,她自然是可以猜到的,隻是冇有講。

年輕人的事情,管得太多也不好,沈夫人並不打算插手,由著他們自己去折騰。

等軒軒吃飽後,大家一起出發。司機已經把車停在了彆墅外麵。

江怡墨和羅漫真是一步也不離開軒軒,把他夾在中間好難受,軒軒提心吊膽的,總感覺怪怪的。

江怡墨快一步拉開車門。

“軒軒,咱們坐後麵吧!”江怡墨說。

“好呀。”軒軒點頭,和江怡墨一塊兒上車。

羅漫見狀,趕緊跑到另一邊去,她準備坐在軒軒的旁邊。

這時。

江怡墨趕緊對司機說:“把後麵的車門鎖了。”

額!!

司機有些蒙,但他還是按江怡墨的吩咐鎖了車窗。羅漫站在外麵用力的拉了幾下結果發現拉不開,瞬間就知道是江怡墨在搞鬼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