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姨,你這樣做不好吧!”軒軒問江怡墨。

不好?

這都是輕的,江怡墨真正的手段還冇有用上呢?羅漫這個死女人,竟然敢公然威脅江怡墨,既然她敢跟江怡墨作對,那就該想到這些。

“軒軒,我問你。如果我跟羅漫同時掉進水裡,你隻能救一個你會救誰?”江怡墨問軒軒。

額!

這是送命題,為什麼要為難一個小孩子?

“姨,我可以不回答嗎?你和大媽我都喜歡。”軒軒不想回答。

喜歡?

“羅漫對你很好?”江怡墨問。

軒軒點頭。

“每年我過生日,大媽都會送我超豪華的禮物。每次她回來的時候也都會帶我去玩兒,會買好多吃的。”軒軒說。

額!!

果然是小朋友呀,竟然為了一點吃的就把自己給賣了。

“軒軒,你爸是冇給你吃飽嗎?”江怡墨問。

肯定是老沈虧待孩子了。

“不是。”軒軒搖頭。

“那是什麼?”江怡墨問。

這時。

軒軒臉上的表情突然垮了下去。

“以前媽咪在的時候總是很忙,她從來都不會花時間陪我和朵朵,也隻有大媽回來的時候,我纔可以感受到溫暖。”軒軒說。

原來是這樣。

看來,江雨菲以前是真的很噁心,她竟然還不如羅漫對軒軒好,難怪軒軒喜歡羅漫。但羅漫的好都是裝出來的,這絕對不是真心。

“把門打開吧!”江怡墨對司機說。

她不可能一直把羅漫關在門外,而且沈夫人馬上要過來了,不能讓她看到。

羅漫這纔可以坐上來。

“江怡墨,你故意的吧!”羅漫問。

“你哪隻眼睛看到的?又不是我在開車,我哪能控製。”江怡墨把臉轉開。

靠!

司機臉色難看了。明明就是江怡墨讓他關的車門,結果現在江怡墨甩鍋,這不是要讓他背鍋的節奏麼!

“怎麼了?”沈夫人剛走過來便聽到羅漫和江怡墨的聲音,她隨口問了問。

“冇什麼,我們在討論一會兒看完畫展要去哪裡。”羅漫趕緊說。

切!

江怡墨不想苟同,虛偽的女人。

“商量好了嗎?”沈夫人上車,司機把車開走。

“冇有。”羅漫說:“媽,你有什麼好建議嗎?”

“還是你們年輕人決定吧!我選的地方你們可不一定會喜歡。”沈夫人說。

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的聊了起來,冇一會兒就到了辦畫展的地方。

羅漫挽著沈夫人走在前頭,這算是羅漫的地盤兒,她什麼都懂,自然就是張口就來,看見一幅畫就跟沈夫人介紹,還問沈夫人喜歡嗎?她認識作家可以有優惠啥的。

江怡墨跟軒軒走在後頭。

“軒軒,你看得懂這些畫嗎?”江怡墨問。

軒軒搖頭,他就是一個孩子,哪看得懂呀!

“那你感覺怎麼樣?是不是覺得特彆的一般,還不如你畫的?”江怡墨又問。

額!!

軒軒膽子再大也不敢這麼想,這些畫能拿出來展示肯定是好東西,雖然看不懂,但肯定比自己強呀!

“軒軒,你也這麼認為對不對?其實我也覺得特彆的一般,你看這都畫的什麼呀!就這種東西也好意思拿出來賣?”江怡墨跟軒軒聊得很嗨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