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其實,小墨並不是不知道這些東西好,她隻是不想說它們好,更不想給羅漫麵子。

羅漫突然停了下來。

“看來,你是真不懂藝術,纔會說這些是垃圾。”羅漫不高興,因為這些都是她朋友的畫,卻被江怡墨說得一文不值。

不懂藝術?

這個羅漫當著沈夫人的麵兒,還真是一點兒都不給江怡墨麵子呀!

當然。

江怡墨在這方麵確實冇有羅漫懂,畢竟羅漫是畫家,還挺有名氣,江怡墨如果對著牆上這些畫評頭論足的,搞不好會讓羅漫更加覺得可笑。

所以,現在用什麼專業知識去征服羅漫,打她的臉都是行不通的。

江怡墨眉頭一沉,立馬就有辦法了,她笑了笑。

“對呀,我確實是不懂。不懂就是不懂,也冇有人規定我一定要懂,既然大嫂這麼懂的話,要不就幫我們介紹介紹唄!”江怡墨笑眯眯的說著。

她拉著軒軒往前走了幾步,然後拉著沈夫人一塊兒走著。

羅漫像個講解員似的。

“這幅畫哪裡特彆了?”江怡墨問羅漫。

羅漫心裡不爽,但為了展示她過人之處,她還是得笑眯眯的介紹畫的意境,畫家想要表達的意思。

“阿姨,你喜歡嗎?”江怡墨問沈夫人。

“挺好看的。”沈夫人笑了笑。

沈夫人早就看出了小墨和羅漫之間微妙的關係,她是有任何話都裝在肚子裡麵,不會講出來。

“大嫂,你不是跟畫廓的老闆很熟嗎?如果我要買畫的話是不是可以打個折?”江怡墨停了下來,笑眯眯的問羅漫。

羅漫立馬就驕傲了起來,冇有人比她更熟悉的。

“畫廓老闆是我大學同學,自然是熟的。”羅漫說。

“既然這樣,要不你就把她叫過來吧!我要買畫。”江怡墨說。

羅漫又笑了。

她在心裡偷偷的笑,江怡墨剛纔不是挺囂張嗎?弄得好像她有多拽似的,現在不是一樣有求於人?求人的態度倒是不怎麼好。

羅漫先不跟江怡墨介意,一會兒就是展示她實力的時候了,誰纔是沈謹塵應該娶的人,慢慢見分曉。

羅漫給大學同學打了電話,很快人就過來了,是一個外國的男生,長得人高馬大的,兩腮都是毛髮,皮扶白白淨淨的。

畫廓老闆一走過來,便跟羅漫抱在了一起,左邊右邊都親了親,嘰裡瓜拉的不知道在講什麼。

“軒軒,看見冇有,以後找女朋友絕對不能找這個樣子的,一點兒都不矜持。”江怡墨趕緊給軒軒上課。

反正在江怡墨眼裡,羅漫就是一個冇有原則,放.蕩不羈的騷蹄子,這種女人是絕對不能找的。

“姨,大媽好像也冇怎麼樣吧!這是外國人見麵打招呼的方式。”軒軒懂得還挺多的,江怡墨都快騙不了了。

“連姨的話也要懷疑,你這是要造反了?”江怡墨送給軒軒一個凶巴巴的眼神,讓他自己去體會吧!

“哦。”軒軒乖乖點頭:“姨說得對,姨以後讓我找怎樣的女朋友,我就找怎樣的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