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一開始畫廊老闆還猶豫得要死,結果羅漫講了句鳥語後就變了,這分明就是有鬼呀!江怡墨又不傻的,她聽不懂但也猜得出來,肯定是羅漫為了麵子自己墊錢。

既然羅漫想玩兒,那江怡墨就成全她,故意買下了全部的畫兒,讓羅漫墊個夠。

“懶得跟你說。”羅漫轉身就走。

氣都氣飽了,現在講這些也冇有用,還是想想怎麼把錢補上吧!

“喂,你不是要上洗手間嗎?不進去了呀!”江怡墨故意喊著。

看著羅漫被自己氣走,簡直不要太爽了。

活該,敢跟姑奶奶鬥,怎麼死的都不知道。惦記沈謹塵是吧!好哇,玩不死你姑奶奶就不姓江。

江怡墨從洗手間出來後便上了車,下一站是要去逛街,其實也就是去花錢。剛纔江怡墨花了不少,羅漫覺得江怡墨不可能再花得起。

接下來就該是她表演了,好多年冇有回來的她怎麼都該給沈夫人買些東西,比如衣服,首飾,包包什麼的。

半小時後。

車停在了百貨大樓門外!

這是F國最高級的百貨大樓,裡麵買的東西可冇有便宜的,又是給沈夫人挑東西自然不能太便宜了,拿不出手。

“媽,進去挑身衣服吧!我送您。”羅漫拉著沈夫人。

“不用,我衣服多得都穿不完。”沈夫人委婉的拒絕,她完全是在替羅漫考慮,因為沈夫人也知道剛纔發生的事情。

更知道羅漫為了跟小墨賭氣自己得墊一層的錢,已經讓她夠嗆了。

沈夫人情商很高,她看破不說破。所以,其實羅漫自作聰明,結果大家都知道了,隻有她自己不知道。

“沒關係的媽,進去看看嘛!”羅漫非得給沈夫人買衣服,拉著就進去了。

江怡墨和軒軒倆人手拉手走在後頭。

“要吃冰激淩嗎?”江怡墨問軒軒。

“好哇,好哇,我要兩個。”軒軒開心得蹦了起來。

“走。”江怡墨拉著軒軒去買東西吃。

他倆真的是吃貨,看見好吃的就吃著,邊走邊走,特彆的愜意。隻有羅漫認為這是一次認真的逛街,拉著沈夫人試了好多的衣服。

“姨,逛街可真累。”軒軒累得都快站不起來了。

“這才哪跟哪兒?等你以後有女朋友了比這更慘,現在多練習練習,以後輕鬆點兒。”江怡墨笑了笑。

“那爹地怎麼不用陪你逛街?”軒軒天真的看著江怡墨。

對呀!

沈謹塵好像是冇有陪江怡墨逛過街。

“我不需要。”江怡墨霸氣的說。

“那我以後找女朋友也要找姨這樣的。”軒軒找到了捷徑。

“傻軒軒。”江怡墨拍著軒軒的腦袋。

逛了兩個小時,羅漫終於把衣服給挑好了,大家一塊兒往百貨大樓外麵走,江怡墨提前給沈謹塵打了電話,讓他過來接人。

這種時候,就該是炫耀她有男朋友的時候了。

江怡墨連時間都掐得剛剛好,等他們從百貨大樓出去時,沈謹塵正好就站在外麵等著,一分不差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