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姨,是爹地來了。”軒軒指著爹地。

“我當然知道是他,我叫過來的。”江怡墨笑眯眯地說著。

下一秒。

江怡墨直接向沈謹塵奔跑了過去,靈活的往他身上一跳,沈謹塵雙手一摟便把小墨整個身體都托了起來,小墨雙手勾住沈謹塵的脖子,倆人好甜蜜,甜得軒軒手裡的冰淇淋都化掉了。

羅漫臉也僵住了,她費儘心機的討好所有人,結果卻不及江怡墨往沈謹塵身上一跳。

“來得剛剛好,獎勵你一個吻。”江怡墨大方的親在沈謹塵的額頭上。

沈謹塵完全被小墨的愛給包圍了,雖然他知道小墨突然對他這麼好是因為她在吃羅漫的醋,但他還是非常的開心,樂意的配合小墨。

“逛累了?”他問。

“嗯,特彆的累。羅漫逛了半天就給你媽買了一套衣服,你說她是不是特彆的摳?”江怡墨掛在沈謹塵脖子上。

“你呢?”沈謹塵問。

他覺得,以小墨的性格不可能什麼都冇有買,她肯定得把羅漫比下去纔對。

“買了整個畫廓的畫兒?花了好多的錢,你要不要給我報銷呀!”

掛在沈謹塵身上的小墨真的超可愛的,看他的眼神也很有愛。小墨在跟老沈開玩笑,她就是想知道老沈會不會幫她買單,畢竟是整個畫廓的畫兒呀。

剛纔江怡墨刷的是卡,她都冇有看自己花了多少錢。

“好。”沈謹塵痛快的答應。

還挺大方的。

“這麼痛快?你確定要報銷嗎?可是很多很多的錢,頂上你簽好幾個大單子了。”江怡墨又問。

她這是不相信沈謹塵對她的愛呀!

要想證明一個男人有多愛她,最好的辦法就是讓他花錢。看沈謹塵這麼捨得,得有多愛江怡墨?

“連我都是你的,更何況是我的錢?”沈謹塵說。

額!!

他還挺會說話的,嘴變甜了。

“逗你的,我不用你花錢。”江怡墨笑了笑。

她確實不需要花老沈的錢,畢竟他掙錢也不容易嘛!

“等著。”

沈謹塵抱著小墨,直接往百貨大樓的珠寶店裡麵走。

“去乾嘛?”江怡墨不知道他要做什麼。

但老沈就這樣明目張膽的抱著她去珠寶店裡麵,是不是太囂張了?哪有人秀恩愛秀得這麼明顯的?不過小墨還是很開心的,有哪個女生不喜歡被人捧在手心裡呢!

“送你個東西。”沈謹塵抱著江怡墨,光明正大的走進了珠寶店裡。

江怡墨突然有些害羞了。

因為沈謹塵抱著她走進去時,她好像看到那些店員都在捂嘴笑,肯定就是在笑他倆了呀!江怡墨本來是想從沈謹塵身上下來的,但一想到她不偷不搶的,隻是被自己男朋友抱抱,憑什麼作賊心虛呀!

江怡墨瞬間就不虛了,而且羅漫肯定在外麵瞧著,這麼好的機會,還不得把羅漫往死裡氣呀!

“你先說送我什麼?”江怡墨問。

“你不覺得我們手上都少點東西嗎?”沈謹塵是想買戒指。

當然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