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不是求婚,隻是普通的情侶戒。

現在還不是求婚的時候,小墨肯定冇有做好準備,這個時候求婚百分之百被拒絕,沈謹塵有自知之明的。

“把你們店最新款的對戒拿出來。”江怡墨特有底氣地喊著。

店員們立馬就不敢笑了,趕緊去拿東西,這是來了兩個財大氣粗的大佬呀!

“小姐,這些全部都是最新款,如果喜歡的話可以戴上試試。”店員非常客氣。

沈謹塵抱著江怡墨,倆人正在認真的挑戒指。

“這對怎麼樣?不大也不小,適合我倆的手型,關鍵不便宜。”江怡墨笑眯眯地看著沈謹塵。

不挑便宜的,這是江怡墨的原則。

“你喜歡就好。”沈謹塵不反駁。

“就這對了,他買單。”江怡墨指著老沈。

額!!!

沈謹塵差點氣死,這種事情,肯定是他買單呀!

“還有其它喜歡的嗎?”沈謹塵又問小墨。

“不用,我平時也不喜歡戴這些東西,就這個吧!”江怡墨拿過戒指,她先把自己的戴在手指上,然後再幫沈謹塵戴上。

倆人同時把手伸出來放在一塊兒,一隻是沈謹塵的手,一隻是小墨的手,大小不一樣,但是膚色差不多,沈謹塵突然一把抓住小墨的手。

“戴上了我送的戒指,以後可就是我的人了。”沈謹塵說著,親在了小墨的額頭上。

此時的江怡墨絕對是幸福的。

“看你最近表現不錯,勉強給你轉正了吧!”江怡墨笑眯眯的說著。

老沈樂瘋了,又把江怡墨抱了起來,直接往珠寶店外麵跑,在他倆眼裡,所有人都成了空氣,處處都可以秀恩愛。

沈夫人,羅漫,軒軒,都在外麵等著,看著倆人幸福的出來了,沈謹塵還真是捨不得把江怡墨放下來,羅漫氣得快昏厥了。

軒軒倒是跑了過去。

“哇,爹地,你送小墨姨戒指了,你們是要準備結婚了嗎?我可不可以當花童?”軒軒好開心。

軒軒早就想讓爹地把小墨姨娶回家,以後他就可以改口叫媽咪了。

“軒軒幫爹地問問,如果現在求婚的話,她答不答應。”沈謹塵動用軒軒。

軒軒嘴巴張了張,正準備問,江怡墨直接插了一句。

“我餓了,回家吃飯吧!”

餓??

“姨,可是剛纔逛街的時候你吃了很多。”軒軒奇怪地看著江怡墨。

隻有軒軒聽不出來,這是江怡墨故意找的說詞。

“我送你回家。”沈謹塵把江怡墨放進車裡,親自開車送她回去。但並不是送小墨回她自己的家,而是送到了沈夫人家裡。

江怡墨心想,完了,今天晚上還得在沈夫人家裡住。

“我還要去公司,就不陪你進去了,想吃什麼讓家裡傭人準備。”沈謹塵對小墨說。

“嗯。”江怡墨乖乖點頭。

她覺得,老沈挺好的,至少很聽她的話,隨叫隨到,也不對她亂髮脾氣,就算是小墨的錯他也總是哄著,這麼好的男人上哪兒去找?

“開車注意安全。”江怡墨下車,站在車窗外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