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沈謹塵正準備把車窗玻璃伸起來,小墨把腦袋伸了進去,親在了他的臉頰上。

“記得想我。”

聲音很小,像蚊子一樣,小墨講完就跑掉了,但老沈聽到了呀,非常的清楚,小墨讓他想她。

瞬間。

老沈的心就燃了起來。

他終於等到了想要的愛情,和小墨的愛情。

“姨,剛纔我看見你親爹地了。”軒軒和江怡墨手拉手往彆墅裡走。

沈夫人和羅漫緊緊的跟著。

“有嗎?我怎麼不知道。”江怡墨不想承認。

“我也看到了。”沈夫人當場戳穿小墨。

額!!

搞得江怡墨都尷尬了。

但小墨還是看了看羅漫。

“那大嫂看到了嗎?”

這是要把羅漫活生生的氣死嗎?江怡墨果然是故意的。

“冇看到。”羅漫輕聲說著。

她看到了,看得非常的清楚,從百貨大樓出來看到沈謹塵開始,羅漫一直在吃狗糧,她受不了了。

“原來大嫂冇看到呀,那還真是可惜了。”江怡墨故意右手伸得高高的,上麵戴著老沈送的戒指:“軒軒,你覺得好看嗎?”

“好看,姨戴什麼都好看。”軒軒這個馬屁精。

“阿姨,你覺得呢?”江怡墨又問沈夫人,她這是要秀到什麼時候?

“等你倆結婚的時候,再買個更好看的。”沈夫人說。

“大嫂,那你覺得呢?”江怡墨又問羅漫。

羅漫現在被氣得就差吐血了,怎麼可能再去回答江怡墨的問題?而且江怡墨就是故意的呀,傻子都看得出來。

“媽,我突然覺得不太舒服,先回房間休息了。”羅漫對沈夫人說。

“去吧!”沈夫人笑了笑。

沈夫人自然也是看得出來的,知道羅漫並不是身體不舒服,隻是她今天冇了麵子,心裡不舒服而已。

“軒軒,你也該上樓去睡午覺了。”江怡墨說。

“可是我想跟姨玩兒。”軒軒嘟著嘴巴。

每天中午都睡午覺,多冇意思呀!

“睡醒了再玩兒,你是小朋友,中午就得休息,快去。”江怡墨說。

“哦,好吧!”軒軒隻能乖乖點頭了。

軒軒隻好和羅漫一塊兒上樓去睡覺了。

這時。

送畫兒的也過來了,傭人趕緊把人帶了進來。

“夫人這些畫怎麼處理?”傭人問沈夫人。

沈夫人是一家之主,當然得她說了算,隻是這些畫兒也太多了,可是用大車拉過來的。沈夫人的老宅子是很大,但也不能都掛上畫兒呀,那不就搞得跟藝廓冇什麼區彆了嗎?

“小墨,你說怎麼辦?這些畫兒是你買的,你來安排吧!”沈夫人把處理權交到了江怡墨手裡。

此時。

江怡墨卻是抬頭看了一眼走在樓梯上的羅漫,她故意把聲音放得大大的。

“隨便挑幾幅掛起來吧!剩下用不了的就裝我車上,改天我拿到公司裡去送給員工,就當是給大家發福利了。”江怡墨說話語氣可真是輕鬆呀!

送員工?

羅漫聽到這幾個字,真的是夠了。

怕是江怡墨真的不懂這些畫的價值吧!真正懂藝術的人是不會把這些畫兒隨便送的人,一定要送給會欣賞的人,那些員工懂什麼呀?懂個屁呀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