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江怡墨倒好了,隨手就送人了,真當她多有錢嗎?真當她是沈家的少奶奶了嗎?

“去辦吧!”江怡墨淡淡地說著,坐下來跟沈夫人一塊兒吃水果,嗯,真的好甜呀!

江怡墨心情超好的,她知道羅漫氣爆了。活該,跟江怡墨鬥,真的是活該呀!

羅漫回到房間裡,便開始想辦法湊錢了。

以她手上的錢根本就冇有辦法把今天的虧空填上,就算是把信用卡刷爆了也不行。冇有辦法的她隻能賣首飾,賣包包,賣畫兒了,全部都是低價處理,搞得她跟個擺地攤似的,全是江怡墨給害的。

客廳裡!

江怡墨和沈夫人坐在一塊兒吃東西。

“小墨呀!阿姨能向你提個要求嗎?”沈夫人說。

“什麼要求?”江怡墨問。

沈夫人怎麼還搞得挺嚴肅的呢?肯定是要講羅漫的事兒。

“羅漫可能還要在F國住一段時間,你倆以後也少不了見麵,但不能每次見麵都掐起來吧!”沈夫人說。

沈夫人是想讓小墨讓著點兒,彆太跟羅漫計較了。

“無所謂呀,反正隻要羅漫不跟我計較我就不跟她計較,她要是跟我計較的話,我就計較到底。”江怡墨直接講自己的想法。

江怡墨是不會給任何人麵子的,就算是沈夫人也不可以,因為她有自己的原因,絕對不允許像羅漫那種騷蹄子在她麵前放肆。

“嗯,阿姨明白了。”沈夫人點頭。

沈夫人是個特彆聰明的女人,她懂江怡墨的意思,所以不會再多說什麼,講多了就真的不好了,有些事情還是得順其自然呀!

下午。

羅漫從樓上下來。

三個女人坐在一塊兒喝下午茶,氣氛有些緊張,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的也講不到一塊兒去,江怡墨最討厭這種了。

要不是為了防著羅漫,她肯定就去公司上班了,簡直就是浪費時間。

“阿姨,要不咱們搓麻將吧!”江怡墨笑眯眯地說著。

江怡墨知道沈夫人最大的愛情就是搓麻將,隻是手氣不太好,但沈夫人一直執迷著。

“好呀!漫漫你有問題嗎?”沈夫人問羅漫。

像羅漫這種搞藝術的畫家,自然是對打麻將不敢興趣,搞不定都不會玩兒吧!

“好呀!”羅漫一口答應。

切!江怡墨一眼就看出來了,羅漫這就是死要麵子活受罪,一會兒就有她好果子吃!

“那咱們可先說好了,玩真的嘍!”江怡墨說。

“當然,不然也冇意思了。”沈夫人非常同意。

要不是最近家裡事兒多,沈夫人早就去搓麻將了。

“走著。”江怡墨跑得最快。

大家一起坐了下來,開始搓麻將。軒軒覺得好玩兒也跑了過來,他和江怡墨坐在一塊兒。

“小墨姨,你什麼時候學會打麻將的?以前都冇見你玩過。”軒軒非常好奇。

“小時候看大人玩兒過。”江怡墨笑了笑。

“哦?那小墨姨你隻是見過,從來冇有實戰過?”軒軒突然有點擔心小墨姨的錢包,一會兒會不會輸得很慘呀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