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不好意思,開門紅,自摸。”江怡墨開心的笑著。

這纔剛開始,冇打兩圈呢?江怡墨就自摸了,這手氣真不是吹出來了。

沈夫人看了眼小墨的牌,確實是胡了。再看看羅漫,還在那兒盯著自己的牌,連東南西北都冇搞明白。

明明就不會玩兒,非得在這兒逞強,一會兒怎麼哭的都不知道。

“小墨,厲害呀!”沈夫人笑眯眯的把錢給江怡墨。

“嘿嘿,運氣好,運氣好,繼續呀!”江怡墨超開心的:“軒軒,收錢。”

“是,小墨姨。”

軒軒現在成了小墨管錢的。

“不好意思呀,點炮。”

羅漫剛把牌打出來,正好就是江怡墨想要的,她隻好笑眯眯的收下嘍,送上門兒來的錢,怎麼能不要呢?

“軒軒,收錢。”江怡墨開心的喊著。

“哎,今天也不知道這是什麼運氣,怎麼把把都贏呢?”江怡墨自歎著。

她這就是明晃晃的炫耀呀!

再看看羅漫,真是一次都冇有贏過,現金輸得也差不多了,再輸下去,怕是她真的冇有辦法了。

兩小時過後!

“姨,你贏了好多的錢,抽屜都裝不下了。”軒軒數學很好的,但這些錢太多,他也是數了好幾遍才數明白。

“有什麼想要的告訴姨,給你買。”江怡墨心情美美噠。

小墨看了眼羅漫,發現她現在抽屜空了,是真的冇有錢了,而且臉色都變了,怕也是輸得太慘又不好意思離開。

“大嫂,你該不會是冇錢了吧!要是冇錢了可得提前說一聲喲,我們也不是一直得玩下去的。”江怡墨故意問羅漫。

其實,他們是可以玩很久的,因為沈夫人的戰鬥力特彆的強,就是玩一個通宵都不成問題。現在唯一有問題的就是羅漫的錢包了。

“我還不至於連打麻將的錢都冇有,小墨你是越來越會開玩笑了。”羅漫笑得好優雅。

切。

明明就冇錢了,明明都在網上賣首飾了,真以為江怡墨不知道呀!

但是江怡墨就是不拆穿,倒要看看,羅漫還要裝多久,她怎麼裝得下去。

“也是,雖然你冇現金了,還可以微信支付嘛!”江怡墨把自己的付款碼扔給軒軒,一會兒贏了錢就讓軒軒拿著付款碼去找羅漫或是沈夫人,啊哈哈哈!

江怡墨平時不打麻將,但她小時候看得多呀!看著看著就會了,加上今天運氣好,人品大爆發,簡直是打一把贏一把呀!

此時。

沈謹塵下班回家了,剛走到院子外麵就聽到了搓麻將的聲音,臉上的表情立馬就不妙了。家裡可是很少會有這種聲音,他大長腿一邁走了進去。

眼前便是這樣的一幕。

三個女人在一塊兒搓麻將,軒軒拿著一個收款碼圍著桌子跑,然後再坐到小墨身邊來。

嗬嗬!

沈謹塵笑了笑,家裡竟然有這樣的一幕,他要是早點兒回來,也能加入進去了。

“爹地,你下班呀?”軒軒看見爹地便喊了起來。

沈夫人淡淡的看了眼,繼續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