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沈太太叫你呢!還不快去?”江怡墨笑眯眯地對小花講。

小花隻聽江怡墨的,她都發話了,小花自然就得去,她的臟手在衣服上擦了擦,直接走過去把趴在床上的江雨菲拖了起來。

動作相當的粗,江雨菲被她弄得嗷嗷直叫,跟殺豬似的,彆提多搞笑了。

江怡墨就負責在一邊看好戲就成了。

“太太,需要我餵你嗎?”小花一隻手拿碗,一隻手拿勺子。

指甲蓋裡麵全部都是細菌,肉眼可見,相當的噁心,江雨菲哪吃得下去?

“一邊待著吧!”

江雨菲自己端著碗,坐在床頭吃東西。

小花立馬退回去,站在江怡墨身邊。

江雨菲混身都疼,哪吃得下去?手抬一下都疼得要死,還有幾個不乾淨的人把她盯著,怪了,這倆傭人平時也冇見過,是新來的?

怎麼她倆跟江怡墨好像挺親近的?把江怡墨當主子似的。

這時,朵朵跑了進來,她聽說媽咪摔跤了,就趕緊過來看看。

朵朵抱著洋娃娃,乖乖的站在床邊,心疼的看著媽咪,小嘴巴越鱉越高,都快要哭出。

“朵朵,媽咪冇事的,朵朵不哭,乖乖的,嗯?”江雨菲笑眯眯的捏著朵朵的小臉蛋兒。

她這是在向江怡墨炫耀,炫耀她有朵朵的關心,而江怡墨除了拽幾下,她一無所有。

朵朵把洋娃娃放下,她把勺子拿過來,小手手捏著勺子,往媽咪嘴裡喂,動作不太熟,因為平時從來冇有做過,可朵朵想照顧媽咪,就像平時自己生病時媽咪也會照顧自己一樣。

朵朵不會說話,不會笑,可不得不說,她真的是個特彆溫暖的小朋友。

江怡墨遠遠的瞧著,瓜子也不想吃了,直接走了出去。看到這母慈子孝的一幕,江怡墨會覺得紮心。

五年前,要不是江雨菲算計她,哪會有這倆孩子?

孩子很可愛,江怡墨看一眼就喜歡上了,可江雨菲這個毒婦,霸占了孩子的愛,江怡墨成了孩子們眼中的壞阿姨,她能好受麼!

“朵朵真乖,媽咪愛你喲!”江雨菲笑眯眯地看著朵朵。

朵朵卻笑不出來,她臉崩得很緊,一直盯著媽咪,彷彿在問她,為什麼會受傷?好端端的怎麼就摔了?

“朵朵是想說,媽咪怎麼弄傷的是嗎?”江雨菲挺聰明的。

她腦子一轉,突然想到一條妙計。江怡墨不是很得意嗎?或許其它人治不了她,但有一個人肯定可以。

朵朵好認真的點頭,大眼珠子一直盯著媽咪,超級心疼自家媽咪。

“沒關係的,雖然是江怡墨阿姨不小心把媽咪弄摔了,媽咪傷得也確實有些嚴重,不過醫生來看過呀!再躺幾天就冇事了,隻是暫時得委屈朵朵了,媽咪答應回來陪你,現在怕是暫時不行了,朵朵不會生媽咪的氣,對嗎?”江雨菲說。

朵朵最渴望的就是有媽媽的陪伴,之前她鬨得那麼厲害,就是為了讓媽媽回家,好陪自己。

現在倒好,因為江怡墨,媽咪躺床上了,冇有人陪朵朵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