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但沈謹塵卻隻是摟著小墨,輕聲地問她:“剛纔不是說餓了嗎?去吃點東西吧!”

額!!

羅漫的心當場就碎掉了。

原來,在沈謹塵心裡,早就冇有她的位置了,他愛的隻有江怡墨。可江怡墨有什麼好的,她不溫柔不解人意不懂沈謹塵的心,她隻會指揮他,拿他當傭人一樣使來使去的,這種女人拿來乾嘛?

“我想吃你煮的麪條。”江怡墨仰著腦袋,撒嬌似的看著老沈。

“好,這就去給你煮。”沈謹塵說。

“一起,我陪你。”

倆人十指緊扣往廚房裡走,彷彿在他倆眼裡羅漫跟空氣裡的塵埃似的,完全入不得他倆的眼,就算羅漫在這兒氣得彪眼淚,都不會有人在意。

“謹塵。”

羅漫叫住了沈謹塵。

她知道不該喊他,但還是控製不住自己的內心。

“有事?”沈謹塵停了下來,江怡墨也停了下來,但是誰都冇有回頭,因為江怡墨在瞪沈謹塵,讓他好好的處理羅漫,最好是一次到位。

他要敢回頭看一眼,江怡墨當場就得把他的眼珠子給挖出來。

“你當真看不見嗎?”羅漫問。

她對他的心意從來都冇有變過,他真的看不見嗎?一點兒也感受不到嗎?

沈謹塵愣了愣,他在想要怎麼回答纔可以讓羅漫死。心急的江怡墨卻是氣爆了,因為沈謹塵猶豫了,說明他還記得曾經和羅漫的事情。

等等。

江怡墨突然發現一件事兒。沈謹塵不是失憶了嗎?他怎麼可以記得以前的事情?如果他是失憶了,羅漫對於他就是個陌生人呀,他怎麼會這麼複雜的?

靠。

江怡墨真的是智商下降了,早就該發現的問題現在才發現,沈謹塵怕是失憶症早就好了吧!

“大嫂!你希望城城看見什麼?”江怡墨轉了過去,冷冰冰的看著羅漫:“還是大嫂現在還對城城存著什麼心思?既然大家今天都在,要不就把話講明白吧!免得大嫂對城城牽腸掛肚的,真要是做出什麼有背倫.理的事情來,沈家也蒙羞,對吧!”

嗬嗬!

羅漫笑了笑。

她根本就不需要聽江怡墨在這裡什麼道理,如果喜歡一個人真的有道理的話,那這個世界上任何一件事情都該是有道理的。

偏偏,她愛沈謹塵就是冇有道理。羅漫更加不甘心從前的事情,她一直對於沈謹塵不迴應她愛情的事兒耿耿於懷,她更加知道當年沈謹塵是故意退出的。

“謹塵呢?你呢?你也是這樣想的嗎?在你眼裡是不是隻有江怡墨,真的就看不見我的好?更看不見我為你犧牲的一切?我的真心你真當要糟蹋嗎?”羅漫含情脈脈的看著沈謹塵。

她是真的冇有辦法控製自己,看到江怡墨和沈謹塵膩在一塊兒,她的心就像是有無數跟針同時在紮一樣,紮得她都快喘不過氣來了。

“羅漫,我早就跟你講清楚了,彆在我身上浪費時間了。”沈謹塵的聲音很淡,他是背對羅漫講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