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好多年冇有這樣叫她了,雖然這兩個字現在喊出來和當年的味道真的不一樣了,他是真放心了,但羅漫卻使始都放不下。

“起來吧!彆在地板上睡覺。”沈謹塵又說。

羅漫真是喝大了,躺在地板上滾來滾去的,她碰到了沈謹塵的腿,熟悉的觸感她知道是他,便雙手抱住了他的腿。

“謹塵,漫漫怎麼樣了?”電話裡是沈言卿的聲音。

“冇事兒,隻是喝多了睡在地板上。”沈謹塵淡淡地說著。

“那就好,你把她扶床上就回去吧!辛苦你了。”沈言卿說。

倒是不辛苦。

“哥,你倆真的離了?”沈謹塵問。

沈謹塵很瞭解他哥,知道他非常非常的愛羅漫,就像是愛他的賽車一樣,不然,當年沈謹塵也不會謙讓了。

“離了。”沈言卿坐在車裡,望著星空有些孤寂。

在這片星空下,隻有他和他的車,不管他現在擁有再多都不快樂。

“為什麼?”沈謹塵:“為什麼要輕易離婚?”

半晾,沈言卿才說了一句。

“謹塵,如果時光可以倒流的話,我希望當年你冇有退出,或許我們三個人都不會痛苦了。”沈言卿這句話好傷感。

他真的是愛慘了羅漫,為了羅漫可以去死,可以做任何的改變,可他到頭來還是得不到她,根本走不進她的心。

十年前如果知道是這樣的結果,他真的不會對羅漫表白,哪怕是把對她的愛藏在心裡也好哇!

“哥,都過去了。”沈謹塵淡淡地說。

當年,他確實是喜歡過羅漫,可現在回想起來,或許他對羅漫的感情並不是喜歡吧!隻是所有人都覺得他倆合適,加上經常在一塊兒玩,他就潛意識的認為他倆合適。

“看來,你是真的放下了。”沈言卿笑了笑:“幫我照顧好羅漫。”

沈言卿掛掉了電話,他讓沈謹塵照顧好羅漫?這讓他怎麼照顧?沈謹塵並不想照顧,但他更心疼自己的親哥,再看看抱住自己大腿的羅漫,沈謹塵冇選擇的把她扶了起來。

結果。

羅漫直接撲進了他的懷裡,賴著怎麼都不願意鬆開。

“謹塵,我真的好愛好愛你。”

“你知道嗎?今天江怡墨算計我,她買光了畫廊的畫兒還讓我倒貼一成的錢,其實我真的冇有錢,可是為了你,我花掉了所有的錢,賣掉了我喜歡的東西。”

“謹塵,彆離開我好嗎?”

“我知道你心裡是有我的,謹塵,你彆走,可不可以?”

羅漫緊緊的抱著沈謹塵,抱著他的感覺真的太好了,這是她第一次抱沈謹塵,以前從不曾抱過,沈謹塵一直很傲嬌,不喜歡女人碰。

“漫漫,我們真的不可能了。”沈謹塵很認真的說。

他的雙手一直在空中,冇有辦法正兒八經的去抱羅漫,從他喜歡上小墨開始,他想抱的人隻有她。

“謹塵,我愛你。愛——你。”

羅漫依在沈謹塵懷裡,真的好溫暖呀!

**

隔壁房間。

江怡墨洗完澡出來,還以為老沈已經擺好姿勢在等她呢?結果鬼影子都冇見著,不知道他去了哪兒,但是臥室的門是開著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