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他出去了嗎?

可是他剛纔都洗過澡了,連衣服都冇有穿,光著膀子到處跑不好吧!萬一被羅漫看到了還不得趁機占便宜?

江怡墨趕緊追了出去,結果卻在羅漫的房間外,看到沈謹塵和羅漫抱在一起。好親密呀,真有種舊情複燃的感覺。

江怡墨愣了幾秒,她真的是愣住了。因為這樣的畫麵她在腦子裡想過無數次,她最怕的就是沈謹塵跟羅漫舊情複燃,結果他倆還是抱在了一起。

“沈——謹——塵!”江怡墨站在門外直接咆哮了起來。

她冇有跑掉,她不會跑掉的,沈謹塵本來就是她的為什麼要跑?

額!!

沈謹塵心頭一震,回頭便看到小墨氣鼓鼓的站在那裡。

“小墨,我......”

這要怎麼解釋?該不是又要誤會了吧!

“你厲害。”江怡墨冷笑,這次她是轉身走掉了。

“小墨?小墨?”

沈謹塵慌裡慌張地掰開羅漫的手,直接把她扔在沙發上追了出去。

江怡墨一口氣衝到了彆墅外麵,隨便開了輛車準備跑掉,沈謹塵追出去的時候江怡墨已經坐在了車裡。

他衝過去,就站在車前,不把話講清楚絕對不會讓小墨走。

他太瞭解江怡墨的脾氣了,絕對不能讓她帶著誤會睡一覺,明天早上起來可能是世界末日,沈謹塵現在真的有經驗了,他必須要馬上解釋清楚。

“滾開。”

江怡墨坐在車裡按喇叭,這是在告訴沈謹塵,如果再不滾開的話她就開車撞他,直接把他撞飛。

沈謹塵站在車前,他不會走開的,他要賭一次,賭小墨不敢開車撞他。

“滾呀!”

江怡墨喊,不停的按喇叭。

沈夫人和傭人都聽到了聲音,還以為有人來偷車呢?一個個的都追了過來。

大家剛跑出來就看到了江怡墨開車撞沈謹塵的一幕。

沈謹塵覺得小墨不會撞他,所以他不讓開。

江怡墨覺得,隻要她開車沈謹塵就會讓開,是個人都是怕死的,他倆都在賭,結果卻是小墨輸掉了,她看到沈謹塵倒下去的瞬間整個人都不好了。

江怡墨趕緊從車上跑了下去。

“沈謹塵,你是瘋了嗎?”江怡墨咆哮。

為什麼要拿自己的命開玩笑?

躺在地上的沈謹塵竟然還笑得出聲來,也真的是讓人覺得特彆的無語,江怡墨都快急死了知道麼?他還笑。

“活該。”

江怡墨直接一腳踢了過去。

啊!!

沈謹塵一聲慘叫。

江怡墨立馬就蹲了下去,把沈謹塵抱在了起來,她是緊張沈謹塵的,她也有想過要嫁給他,和他好好的過日子的。

隻是剛纔的事情太讓人生氣了,纔會做出不理智的事情來。

“小墨,剛纔的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,我可以解釋的。”沈謹塵抓住小墨的手。

他需要解釋清楚。

江怡墨把臉轉到一邊去。

“有什麼好解釋的?我都親眼看到你跟羅漫抱在一起了,難道是假的嗎?”江怡墨真的不想聽。

親眼看到的事情,她不想聽沈謹塵解釋,會讓小墨覺得他是故意在找理由搪塞她一樣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