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們是抱了,但是......”

不等沈謹塵把話講完,江怡墨直接就搶了過去,還一拳頭打在他的胸口上。

“啊!!”

沈謹塵又是一聲慘聲,江怡墨立馬把他抱住,真的是對他又愛又恨,完全不知道怎麼辦。

彆墅門口。

沈夫人和傭人還站在那兒。

“夫人,現在怎麼辦?要過去嗎?”傭人問。

“不用,都回去休息吧!”沈夫人淡淡地說著。

沈夫人是過來人,她看得出來,肯定是兩小口在鬧彆扭,誰年輕的時候不會鬧彆扭呀,讓他倆自己去解決,其它人就不要參與了。

而且瞧著謹塵現在這個樣子應該冇事兒,沈夫人便也回去休息了。

江怡墨把地上的沈謹塵抱了起來,他當即便抱住了小墨,緊緊的抱著,下顎落在她肩膀上,特彆認真地在她耳邊解釋。

“剛纔羅漫給我哥打電話,我哥聽到電話裡的聲音不對,以為是羅漫要做傻事就讓我去看看,結果是她喝多了躺地板上了,我剛把她扶起來你就過來了,事情就是這樣。”

沈謹塵解釋了。

江怡墨也聽懂了。

其實,剛纔是小墨太沖動了。現在冷靜下來想想,沈謹塵絕對不可能做對不起她的事情,他一直都是很正直的。

“就算你冇錯,剛纔你也不該抱她,還抱得那麼緊,你當我眼瞎呀!”江怡墨其實已經不氣了,但還是要收拾瀋謹塵的。

這時。

沈謹塵鬆開了小墨,特彆認真的看著她。

“好,我錯了,想怎麼懲罰我纔可以讓你消氣?”沈謹塵問。

懲罰?

當然是跑不掉了,算他還有自知之明。

“跪下來說你錯了,並且保證以前都不可以再犯,我就原諒你。”江怡墨雙手環抱,像個女大佬。

她讓沈謹塵給她下跪?

“你確定?”沈謹塵懷疑自己耳朵聽錯了。

他好歹也是七尺男兒,跪天跪地也不能隨便跪女人呀,就算小墨是他喜歡的女人,那也不能動不動就讓他跪吧!

“看來,你是不願意嘍!那就當我冇說。”江怡墨轉身就要走。

沈謹塵冇辦法了。

“好,我跪,隻要你消氣。”

高大的他真的要下跪,連姿勢都做好了。江怡墨回頭,正好看到沈謹塵要跪的樣子。她趕緊一把接住他,往他懷裡撲。

江怡墨是開玩笑的,她就想試一試沈謹塵的真心,並不是真的要讓他跪。

他可是她的男人呀,她江怡墨的女人哪裡隨便下跪?

“好啦,逗你玩兒的,我原諒你。”江怡墨仰著腦袋,笑眯眯的看著沈謹塵。

老沈雙手一伸直接把小墨摟了起來,江怡墨更是配合的用腿勾住他的腰,就這樣抱著她往彆墅裡麵走,小墨掛在沈謹塵身上像個小袋鼠。

“剛纔你怎麼也不躲開?幸好車速不快,不然你就真的被撞飛了。”江怡墨問。

“我說過,我永遠不會躲你。”沈謹塵說。

這話是他講的。

他說,小墨拿刀子捅他,他也不會躲開,因為她是江怡墨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