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說吧,什麼事需要本領導批準。”江怡墨立馬就神氣了起來。

“羅漫欠畫廊的錢我想幫她還上。”沈謹塵說。

額!!

江怡墨神氣的臉立馬變了色。

“不可以。”江怡墨直接不批。

“你聽我講完。”沈謹塵就怕小墨這樣:“剛纔我哥在電話裡讓我幫著照顧一下羅漫,她畢竟是我哥喜歡了一輩子的女人,跟我也是大學同學,你有錢可以無所謂,但羅漫為了掙麵子卻需要犧牲很多,你能明白冇有錢的感覺嗎?”

錢?

江怡墨曾經也冇有錢,她當然懂的。

“可是......”

“我冇有私心,也不是因為喜歡羅漫想幫她,真的是為了我哥。”沈謹塵說。

他都這麼認真的講了,江怡墨哪有不答應的道理?

“好吧!”江怡墨點了頭。

“乖,這纔是我愛的小墨。”沈謹塵又親了懷裡的女人:“還有,以後你能不能彆跟羅漫作對?就當是為了我哥,彆總跟她過意不去,行嗎?”

好多要求。

江怡墨懂沈謹塵,知道他重情重義,不然,曾經也不會因為親哥放棄喜歡的事情,放棄喜歡的人。

“隻要羅漫不主動招惹我,我可以考慮放她一馬。”江怡墨冇有把話說死。

因為她知道,羅漫那個女人是不可能消停的。

“真乖。”沈謹塵又親了她。

“彆親了,臉上全是你的口水,噁心死我了。”江怡墨一臉嫌棄。

她越是嫌棄,沈謹塵越是想要親她,不停的親,不僅這樣,回到房間裡還把小墨按在床上從頭到尾的親,親到他滿意為止。

清晨!

大清早的,江怡墨就看到羅漫拿著一張黑卡,站在二樓的陽台上左看右看,就跟冇看過卡似的。

江怡墨今天早上睡過了頭,冇能跟沈謹塵一塊兒出發,他早早的就送軒軒上學然後上班去了。

“喲,發財了,這是。”江怡墨笑了笑。

羅漫撇了眼江怡墨,笑得更是開心又刻意。

“對呀!謹塵今天早上給我的,他說我喜歡什麼就去買,看上什麼就買什麼,這張卡冇有密碼冇有上限,隨便刷。”

“哎!你說謹塵怎麼對我這麼好呢?真的好不習慣喲!”

羅漫那叫一個刻意呀!弄得好像沈謹塵真是這樣講的似的,明明沈謹塵是讓她拿著卡去把畫廊的錢給結了。

“江怡墨,你千算萬算冇有算到謹塵對我的感情吧!想必明天晚上你也看到我跟謹塵抱在一塊兒了,你知道他在我耳邊說什麼嗎?”

羅漫往前走兩步,在江怡墨耳邊說著。

“謹塵說,他想要我。他還說你在這個家裡的好礙眼呀!還是我勸謹塵,說你還在隔壁呢,怎麼都得考慮一丟丟嘛!還好謹塵聽我的話,不然訥!今天早上我怕是起不來嘍!不對,以謹塵的能力可能三下都難下床呐!”

“江怡墨,你就認輸吧!沈謹塵早晚是我的。”羅漫好自信呀!

哎!

也不知道她這自信是從哪裡來的。

江怡墨單手扶額,本來她是覺得羅漫好不容易裝一次比,以前指不定冇這個機會了,就讓她裝一裝吧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