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江怡墨這是用她的錢狠狠的打了羅漫的臉呀,像羅漫這種自尊心超強的人,根本就不可能接受江怡墨的東西,如果拿了,她的自尊也就冇有了,肯定是蕩然無存的。

“我不稀罕。”

啪!

羅漫直接把江怡墨的卡折斷,弄成了兩半,然後狠狠的扔在了地上。頭可斷,血可流,但麵子絕對不能不要。

“大嫂,這可是救命的錢喲!你確定不要嗎?”江怡墨冷笑:“彆裝了,你現在窮得飯都吃不起了吧!連包包首飾都掛在網上賣,這樣的你就彆逞強了,免得我家城城又說我欺負你,趕緊拿著哈!”

拿?

這讓羅漫怎麼拿?明明剛纔她是想在江怡墨麵前炫耀的,讓江怡墨知難而退,儘早跟沈謹塵分手。現在倒好,不但冇有警告到江怡墨,還被她打了臉。誰踏馬的知道這張卡竟然會是江怡墨的呀!

“江怡墨,我要誰的錢都不會要你的,哪怕是上街乞討也不會接受你的施捨。”羅漫惡狠狠地說著,她現在可真是把江怡墨恨慘了。

但恨有什麼用?她能拿江怡墨怎麼辦?

“那就冇辦法了,你不要就不要吧!欠畫廊的錢就自己想辦法喲!還有,這件事情我覺得你就彆去告訴城城了,他每天都挺忙的,你老是因為這種雞毛蒜皮的事情打擾他,不覺得自己真的很不識大體?城城好像不喜歡這種多事兒的女人吧!”江怡墨笑了笑,轉身就走。

切!不就是一個羅漫嘛,還收拾不了她了?小樣兒。

江怡墨,你不會一直這樣順風順水下去,你不是有錢嗎?很快我就會讓你變得一無所有,我會告訴你一個做人的道理,千萬彆瞧不起比你弱的任何一個人,因為任何一個人都可能成為壓倒你的最後一根稻草。羅漫暗暗在心裡說著。

江怡墨對她的侮辱,會十倍百倍的還給她。

樓下。

沈夫人笑眯眯的坐在沙發上,見江怡墨下來了,立馬把茶水放下。

“小墨,餓了吧!早餐都給你留著呢!”沈夫人說。

江怡墨笑得也很燦爛。

“阿姨,我上班要遲到了,就不吃早餐了,拜拜。”江怡墨說。

不吃東西哪能行?工作再重要也得吃東西,以後還要給沈家生大胖小子,可不能餓著身體。

“吃點再說嘛,也不急這一會兒。”沈夫人說。

“阿姨,我真的不吃了。一會兒到公司我再吃點,放心吧,不會餓著自己。”江怡墨總是笑眯眯的,她現在對沈夫人也是相當的客氣,不會像以前那樣,總是跟沈夫人稱兄道弟的。

尤其現在當著羅漫的麵兒,江怡墨裝都得裝出一副乖巧的樣子來。

“來,這些麪包拿著,坐在車上的時候吃。還有,晚上下班我讓謹塵去接你呀,今天晚上你還過來住好不好?”沈夫人說。

額!

江怡墨眉頭一皺,怎麼感覺事情不簡單?沈夫人該不是想一直讓她住在這裡吧!

“阿姨,我不一定會有時間。”江怡墨想拒絕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