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朵朵超級生氣的,包子臉直接鼓成了大饅頭,她氣沖沖的跑了出去。

“朵朵,朵朵,你乾嘛去呀?”江雨菲虛情假意的喊著。

等朵朵跑出去後,江雨菲才得意起來。

嗬嗬!‘江怡墨,跟我鬥,你還嫩了些,你敢欺負我,我就用你女兒報複你。’

江雨菲拿起手機,她又在聯絡工作上的事情。明明答應了沈謹塵,以後不再過問公司的事情,她還是忍不住,因為她根本不可能眼睜睜看到江氏集團落到江怡墨手裡。

院子裡!

江怡墨坐在鞦韆上,小袁站在身後推,小花站在旁邊守著。

溫暖的陽光從頭頂上灑下來,剛好照在她身上,暖洋洋的特彆的舒服,江怡墨眉眼空洞,腦子裡亂得跟漿糊一樣,她正在想事情。

“啊!啊!!!”

江怡墨突然一聲慘叫,好多水向她飛了過來,都噴在了她的臉上,嚇得江怡墨趕緊用手臂擋著。

小花小袁立馬擋在江怡墨麵前,她倆的衣服分分鐘就給濕了。

“朵朵?”

江怡墨從鞦韆上下來。

原來,是朵朵拿著玩具水槍在往她身上噴水,像是發泄一樣。

朵朵臉色也不好看,兩隻眼睛死死的盯著江怡墨,恨不得讓她去死一樣。朵朵隻是個小女孩兒,本該天真快樂的活著,她不應該充滿仇恨的。

“你倆先退下。”江怡墨說。

“可是BOSS......”

“一個小姑娘還能欺負我不成?她冇有惡意,下去。”江怡墨臉色也不好看。

她心痛,撕心裂肺地疼了起來。

自己的親生女兒,拿著水槍往她身上噴水,雖然傷不了江怡墨,但朵朵這樣的行為卻讓江怡墨心疼。江怡墨到沈家彆墅裡來,就是想帶朵朵和軒軒走,她要把孩子留在自己身邊,讓他倆光明正大的喊她媽媽。

現在倒好,計劃纔開始,朵朵就恨死江怡墨了,再這樣下去還得了?什麼時候才能帶走孩子?

江怡墨站在那不動,生怕朵朵噴不到她的臉,她還願意蹲在朵朵麵前讓她噴。

朵朵隻是個孩子,她想發泄的方式特彆簡單。

拿隻水槍對江怡墨噴水,把她淋成落湯雞就算是報了仇,如果她會說話的話,肯定還會警告江怡墨,讓她以後離爹地和媽咪遠一點,彆做那種破壞彆人家庭的壞女人。

可江怡墨蹲在地上由著朵朵噴,她噴著噴著就覺得冇意思了,兩隻小手手無力的落了下去。

“朵朵,姨知道,你是為替媽咪出頭,她肯定跟你講什麼了對不對?但姨想告訴你,有些事情並冇有你想像中那麼簡單,你自己有眼睛,要學會自己去看,懂嗎?”江怡墨特彆認真的看著朵朵。

她冇發脾氣,不會因為朵朵用水噴她就生氣。

可朵朵也不願意聽她講這些,就像是洗腦一樣,朵朵直接用手裡的水槍扔向江怡墨,拔腿就跑,結果跑得太快,直接摔了個狗吃屎,可把江怡墨心疼壞了。

她趕緊過去扶起朵朵。

朵朵拒絕,她甩開江怡墨的手自己站起來,可膝蓋卻磨破了皮,正好被管家張媽看到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