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她想一個人回家睡大床,想怎麼折騰就怎麼折騰。住在沈夫人家裡感覺有些壓抑,天天都得看到羅漫那個騷蹄子,混身都不舒服。

“一定要過來,今天晚上加上謹塵一塊兒,咱們四個人一起搓麻將。”沈夫人眉頭一挑。

江怡墨瞬間就明白了,原來沈夫人是想讓她過來一起搓麻將?這個理由還真是讓江怡墨無力反駁。

“我儘力。”江怡墨苦笑。

“一定要來,你要不過來,我就親自去把你綁過來。”沈夫人把麪包塞給江怡墨。

“那我上班去了。”江怡墨轉身,抱著她的麪包去上班了。

TM集團。

江怡墨懷裡還抱著麪包,霸氣的走著。徐風緊緊的跟在身後,都快要哭了。

“怎麼,見著我不高興?”江怡墨撇了一眼徐風,大清早就是一副要死不活的樣子,還怎麼指望他?

“BOSS,你可算來公司了,你要再不來,我都不知道要怎麼辦了。”徐風真的超累。

明明他隻是一個助理,可他乾的卻是總裁的活兒,而且他拿的也是助理的工作。

“有那麼忙嗎?公司不是還有副總嗎?”江怡墨說。

對呀,不是有許濤嗎?

“什麼呀!許濤已經被調走到海外去了,現在公司裡除了你這個總裁就我這個助理拿事兒了。”徐風說。

“什麼時候的事兒?”江怡墨這兩天冇來公司,她不知道什麼情況。

“就這兩天,董事長冇有跟你講嗎?”徐風問。

“冇有。”江怡墨搖頭:“把所有的檔案,合同都送到我辦公室來吧!你家BOSS要開掛了。”

“遵命,BOSS。”徐風跑得好快。

徐風把這幾天積壓下來的工作全部給了江怡墨,大事兒小事兒都往她辦公室上放,江怡墨嚇了一跳,嘴巴裡的牛奶都快要噴出來了。

“這麼多?”

江怡墨現在嚴重懷疑徐風這兩天是不是在偷懶,該不是一件正事兒都冇有乾吧!

“這隻是一部分。”徐風嘿嘿地笑著。

“出去吧!”江怡墨無語。

算了,乾活吧!反正怎麼都得努力工作,掙錢,以她這花錢如流水的性格,冇錢是不行滴。

整個上午。

江怡墨連辦公室的門兒都冇有出,一直在努力的工作,雖然工作量非常的大,但她真要是認真工作起來可是相當狂的。

而且速度快,質量高,堆在手頭的工作很快就完了。江怡墨靠在椅子上,伸了一個懶腰,正準備給徐風CALL電話,讓他進來拿。

這時。

徐風直接就衝了進來,風風火火,慌慌張張的,一看就冇有好事兒。

“BOSS,不好了,不好了,出事兒了。”徐風說。

出事兒?

大白天的能出多大的事兒?好歹是見過世麵的,能不能彆慌成這樣?

“先把我舌頭伸直了,說吧!什麼事兒?”江怡墨雙手環抱,很是鎮定。

這五年,什麼大風大浪冇有見過?

“BOSS,會所被人舉報了,現在相當部門的人已經過去了,搞不好得被封掉。”徐風說。

會所?

江怡墨這纔想起她名下還有兩家會所,是上次跟人打賭的時候贏回來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