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舉報?”

“是的,被人舉報了,掃皇打非的人過去了,抓了個正著,你還是親自去瞧瞧吧!”徐風說。

“走,馬上過去。”江怡墨剛走到門口便停了下來。

就這樣過去了,是不是不妥當呀!

“怎麼了,BOSS?會所那邊火燒眉毛了。”徐風提醒她。

“不是,我是在想,就這麼過去了是不是不太好呀!萬一被人拍到了,而且會所真被封掉了,這個訊息肯定會掛網上,然後大家都知道是我開的,以後我這麵子往哪裡放?”江怡墨說。

這不是什麼好事兒。

傳出去了毀名聲,江怡墨以後還怎麼在孩子們麵前抬起頭來?會很尷尬的好不好?絕對是人生的汙點呀!

“會所是你的,你不去難不成......”徐風話冇講完,立馬覺得矛頭不對了。

江怡墨就是這個意思。

“BOSS,不會吧!你不用打我的主意吧,我也是要麵子,我連女朋友都冇有上了,現在拋頭露麵的不太好吧!”徐風也不想去。

為啥每次BOSS不想做的事情就讓他去乾?

“打電話給沈謹塵,他在F國的人脈比咱們廣,這兒不是他的地盤嗎?我記得他以前也經常去會所逛,指不定認識什麼人,你讓他過去。”江怡墨說。

“他能去?”徐風覺得有些懸吧!

這時。

江怡墨直接用手勾住了徐風的脖子,有必要給他好好的上一課。

“你家BOSS我呢?憑藉著自己獨有的魅力,已經把沈謹塵給征服了,他現在是我的人,懂嗎?打電話去。”江怡墨非常霸氣的說。

征服?

這兩個字怕是用反了吧!徐風終於搞明白了,BOSS兩天不來公司,原來是談情說愛去了。

“懂了,BOSS真有魅力。”徐風弱弱的豎起大拇指來。

“還不快去?不是十萬火急嗎?怎麼還有心情在這裡拍馬屁?”江怡墨橫了徐風一眼。

徐風立馬就給沈謹塵打了電話,內容很簡單,親家的沈先生你好,你家女朋友江怡墨現在有十萬火急的事情需要你馬上去處理,地址......

徐風就是這樣講的,講完就掛,讓沈謹塵自己去判斷。

沈謹塵正在開會呢?

他以為是徐風找他有公事兒,就開了擴音,結果竟然是這樣的事情,還讓他去會所。整個會議室裡的人都聽到了。

還好沈謹塵處變不驚,其它人頂多就是在心裡想想,絕對不會講出來。等會議結束後,沈謹塵便開車去了會所,在車裡給小墨打了電話,問她具體的事情。

這是沈謹塵第一次覺得,他身為江怡墨的男朋友還是有點用的,她終於捨得用他了,雖然這種事情不太光彩,可能是個坑。

“BOSS,沈謹塵真的去了?”徐風問。

“廢話。”江怡墨直接打徐風的頭。

她在想,明明是她的會所,現在出事兒了就讓沈謹塵去?這是不是過分了些?還有,萬一那傢夥事情辦成了找她邀功呢?

“走,咱們也去瞧瞧。”江怡墨決定去看看。

“BOSS,你不是說要麵子不去嗎?現在沈謹塵都去了,你又跑去湊熱鬨,什麼情況?”徐風隻能追出去,雖然他一點兒也不想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