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半小時後。

江怡墨的車停在了會所外麵,現在會所已經被封掉了,門口還站著人,看樣子事情並不簡單呀!

“BOSS,要進去嗎?”徐風問。

進去?

“先看看再說。”江怡墨搖頭,兩隻手趴在車窗上,眼睛直直的盯著會所裡麵。

會所被封掉是小事兒,大不了就是少掙一點兒,江怡墨也不差這一點點。她是怕把自己的名聲給搞錯了,畢竟是因為這種事兒才被封掉的。

雖然其它會所也會有這樣的情況,但是被封掉的很少,大家保密工作都做得非常的好,像舉報這種事情幾乎不會發生,而且跟上麵的關係肯定也是通到位的。

“對了,知道是誰舉報的嗎?”江怡墨問徐風。

徐風搖頭:“不清楚,這種舉報都是匿名的,就算知道是誰,怕也不會告訴我們吧!”

這倒也是。

不過顯然,這件事情是有人故意在跟江怡墨過意不去。

“你找人去查查,看看能不能查出些什麼來。”江怡墨說。

“是。”徐風立馬就打了電話,讓人去調查。

冇過一會兒。

沈謹塵和有關部門的人走了出來,他們站在會所門外,沈謹塵在和他們握手,不知道聊了些什麼,離得太遠聽不清。

但此時的沈謹塵卻是處變不驚,混身上下都透著一股王者之氣,江怡墨遠遠的瞧著,小心臟撲通撲通的亂跳了起來。

她覺得,現在的沈謹塵真男人,真會來事兒,果然是她江怡墨看上的男人呀!

“BOSS,BOSS,那些人都走了,你快看。”徐風指著車窗外麵,看到那些工作人員全部都撤走了,開著車走的,所有人統一消失,隻有沈謹塵站在那裡。

陽光站在他的身上就像是聚光燈一樣,此時的他真的是又高大又帥氣。

“我不瞎。”江怡墨甩開徐風的手,她可是一直盯著沈謹塵,眼珠子都要掉了。

完了,完了,BOSS果然是被沈謹塵給迷住了,她剛纔在辦公室裡還信誓旦旦的說是沈謹塵被她征服,現在看來,怕是說反了吧!徐風是真的不想戳穿。

砰!

沈謹塵突然拉開了車門。

江怡墨就趴在車窗上,隻是她剛纔一直盯著沈謹塵在犯花癡,就連怎麼走過來的都不知道,他還把車門給拉開了。

害得趴在車窗上的江怡墨直接就撲了過去,沈謹塵彎腰接住了小墨,她這是妥妥的投懷送抱呀!

徐風突然覺得自己吃了好多的狗糧,他非常有眼力的跑掉了,說是公司有急事要處理先打車走掉了。

沈謹塵雙手插在小墨的腋下,就這樣接著她。江怡墨從上往下瞧著沈謹塵的臉,還真的是越看越好看,難怪羅漫對這張臉念念不忘十來年,果然是很能蠱惑人心。

“我這麼好看?”沈謹塵問小墨。

他一直覺得自己好看,隻是以前小墨從來不盯著他看還拿他當空氣,現在這麼直直的盯著,老沈非常的驕傲呀!

“好看。”江怡墨點頭。

她完全是被沈謹塵矇蔽了雙眼,竟然會這麼配合的說好還點了頭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