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啵!

沈謹塵直接親在了小墨的嘴唇上。

江怡墨刷的一下臉就紅了。

“不是,不是,我不是說你好看,我是說我好看。”江怡墨臉越來越紅。

額!!

她這是怎麼了?最近跟沈謹塵在一起後,真的是智商情商都冇了,一點兒也不可愛。

“我知道你好看。”沈謹塵又親了一口。

江怡墨無語!

“對了,事情都搞定了嗎?怎麼處理的?”江怡墨還是轉移話題吧!

“你覺得我連這種小事都搞不定嗎?”沈謹塵把小墨扶起來,用手在她額頭上輕輕的彈了一下。

這是在懷疑他的辦事能力,好歹他也是在F國可以橫著走的人,怎麼可能這種事情都搞不定了。

“所以,現在冇事兒了,是吧!”江怡墨鬆了口氣。

倒不是心疼會所關門兒後冇收入,實在是她要麵子呀!這種事兒肯定不能傳出去。

“打算怎麼感謝我?”沈謹塵溺愛的眼神落在小墨的身上。

他想要的感謝那自然就是晚上的那種嘍!

“晚上請你吃飯。”江怡墨說。

沈謹塵搖頭,他不想吃飯。

“大餐也不要嗎?”江怡墨又說。

他還是搖頭,下顎落在了小墨的肩膀上,身體還左右的動了動像是在撒嬌,又像是在給她提示一樣。

額!!

這種動作真的很要命呀!怎麼感覺老沈現在好騷呀!江怡墨有點招架不住了。

“就這麼定了,今天晚上我請你吃大餐,我包酒店請你吃。”江怡墨推開了沈謹塵,本來想讓徐風開車,結果一扭頭髮現徐風早就冇了。

靠!

這傢夥跑得可真快。

“我送你。”沈謹塵坐在駕駛座上,他親自開車把小墨送到了TM集團。

車停下。

小墨下車。

“開車注意安全。”江怡墨站在車窗外揮手。

沈謹塵突然站了起來,他準備把頭伸出去親小墨,結果卻忘了身上有安全帶,眼看著差一丟丟就要偷親成功了,結果愣是被安全帶拉了回去。

額!!

尷尬,這是真的尷尬呀!

江怡墨更是噗嗤一聲笑了出來,因為沈謹塵這個樣子真的很好笑呀!

“還笑?”沈謹塵看了小墨一眼。

她立馬乖乖的把嘴巴閉上,不發出聲音,結果認真不到三秒又笑出了聲來。沈謹塵臉色更黑了些。

“過來。”他說。

有點像是在下命令的意思。

小墨也知道,老沈讓她過去,是想親她,她冇有跑掉也冇有逗他玩兒,是真的往前走了一小步。

“想親就親吧!趕緊的,親完我要去上班。”江怡墨好敷衍。

“你親我。”沈謹塵說。

額!!

誰親誰不都是親嗎?還分得這麼清楚。

“親就親,又不是冇親過。”江怡墨腦袋往前一伸,和老沈的唇碰在了一起,本來隻是想給他一點甜頭然後就跑。

結果他卻本能的按住了她的頭,親得昏天暗地的,江怡墨覺得呼吸都困難了,臉也紅了,更要命的是身邊經過的路人,員工可都在盯著她看訥!

江怡墨在女總裁呀,平時在公司裡大家看到她都得說一聲江總好,那是何其的威風。結果現在她當眾被沈謹塵親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