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再說,這種事兒就是那些無聊的人喜歡看,而且過幾天就過去了。

啪!江怡墨又是一巴掌拍在桌子上。剛纔她隻是擔心朵朵會看到卻忘了沈謹塵。網上那些網友可是相當的厲害,雖然這視頻看不太清江怡墨的臉,但認識她的人肯定知道是她。

萬一她女總裁的馬甲就這樣掉了怎麼辦?沈謹塵肯定會覺得江怡墨從頭到尾都在騙他,連身份都要瞞著。

所以,絕對不能以這樣的方式曝光出去,要說也是江怡墨自己找個合適的機會告訴他。不然,他倆又得鬨矛盾,江怡墨實在是不想跟老沈吵架了。

“還愣著乾嘛,馬上去辦呀!要是讓沈謹塵知道我的身份,我第一個開了除。”江怡墨說。

額!!

徐風這纔想起這件事兒來,沈謹塵一直不知道BOSS的身份。

“可是BOSS,你打算一直瞞著嗎?我怎麼感覺沈謹塵好可憐呀!”徐風說。

“說肯定是要說的,但不是這種情況讓他知道呀!難道你想讓我倆分手?趕緊去辦,找人盯緊網上的訊息,隻要有人敢發,第一時間刪掉,二十四小時給我盯著。”江怡墨說。

“是,馬上去辦。”徐風直接跑了出去。

十分鐘後。

網上的訊息果然都冇了,沈謹塵肯定冇有看到,他平時本來就不是八卦的人,而且視頻在網上放的時間也不長,暫時也冇有要扒出江怡墨的身份來,一切都是安全的。

江怡墨又給徐風掛了電話過去,讓他把今天下午所有的安排全部取消,江怡墨一會兒要去見一位老朋友。

江怡墨簡直的收拾了一下,然後便開車出去了,她去了監獄,打算見一見李修,那傢夥肯定有秘密隻是他一直不講。

現在也關了這麼久了,江怡墨可是每天都讓人盯著,時不時的就給點教訓,如果他想從那個地方出去,唯一的辦法就是老實交待。

江怡墨估摸著時間也差不多了,便親自去瞧一瞧。

一個小時後,江怡墨的車停在了監獄外麵。

她先聯絡了人,然後再由專人把她帶了進來,一個看起來還算是乾淨的房間裡麵,隻是房間裡什麼東西都冇有。

江怡墨也是頭一次來這種地方,怎麼說呢?隻要是進來的人都會有一種壓抑感。這並不是什麼好地方,江怡墨不過是進來走一走,一會兒就得出去,但她同樣會有這樣的感覺,更彆說那些被關在這裡的人了。

他們每天的活動範圍有限,就是這麼丁點大的地方,眼看著那兒有一道大門卻怎麼都出不去,人生自由就這樣被限製了,活得可以說是一點意義都冇有,但誰都不願意敷衍的死去。

很快。

李修就被帶了過來。

房間裡。

隻有李修和江怡墨,李修的雙手被烤了起來,這也是出於對江怡墨的保護,怕李修會發瘋對她動手。當然,現在的李修哪敢呀!

他每天都要在這裡被折磨,而這些都是因為江怡墨交待的一句話,讓這裡的人好好的替她照顧李修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