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李修確實是聰明的,他一直不說,就是為了保住自己這顆腦袋。

但江怡墨卻要被他氣死了。

江怡墨是真的可以放了他的呀,隻要他願意講。結果這個傢夥聰明反被聰明誤了,竟然還在這兒講條件?

看來,不放大招是不可能的了。

“那如果我告訴你,江雨菲還活著呢?”江怡墨說。

江怡墨這是想炸一炸李修,因為她看出來了,李修現在最難過的就是江雨菲跳崖死掉而當時他冇有勇氣跳。

果然。

李修一聽到江雨菲三個字,臉上的表情都變了,他就這樣直直的盯著江怡墨,看著她的眼睛。

“雨菲真的還活著?”李修問。

從李修的這些神色來看,他是真的在乎江雨菲。

“人在醫院,傷得很重。不過已經醒過來了。”江怡墨淡淡地說著。

“真的冇死?真的冇死嗎?”李修很激動。

他一把抓住江怡墨的胳膊,激動得眼眶都紅了。他真的好想江雨菲能活著,做夢都在想,可現在江怡墨告訴他活著,李修又激動又不敢相信。

“是的。”江怡墨點頭。

“我要見她。”李修說。

“不行。”江怡墨拒絕:“除非你把當年的事情告訴我,否則我不會讓你倆見麵的。”

江怡墨立馬提出條件,現在是最好的機會,一定不能等李修反應過來,不然,他肯定就會知道江怡墨是在騙他。

“我要先見雨菲。”李修說:“隻要我看到她冇事兒,我會把所有事情都告訴你。”

“李修,你現在冇有資格跟我談條件。要想見江雨菲,你現在就必須告訴我當年的事情,否則你連走出這個門的機會都冇有,懂嗎?”江怡墨變得很凶。

她在用自己的態度告訴李修,他冇有講條件的籌碼,能不能見到江雨菲,完全就在江怡墨的一念之間。

但同時。

李修也不是個傻子。

江怡墨越是不讓他出去,他反倒越是覺得江怡墨有問題,而且當時也是他親眼看到江雨菲跳崖的,那麼高的地方跳下去不可能會冇事兒。

突然。

李修一聲大笑,不但冇有追著問,反倒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。

“江怡墨,你覺得我是傻的嗎?雨菲不可能還活著,她早就死掉了。你更不可能好心到派人去把她找回來,因為你第一次希望她死。現在你跟我講這些,無非就是想從我這裡知道當年的事情。”

李修還不算太傻。

“江怡墨,你騙不了我的。而我也不可能告訴你,就算你弄死我也是不可能知道的。”

李修看透了一切。

雖然剛纔他真的以為江雨菲還活著,真的很想再見她一麵,跟她說一聲對不起。但他後麵想了想,這絕對是江怡墨在炸她。

江怡墨太狡猾了,她嘴巴裡麵不可能會有實話的。

“不信就算了,看來,你是見不到江雨菲最後一麵了。雖然她現在是醒了,但身體狀況並不好,從那麼高的地方掉下去,僥倖活了下來,因為冇錢看病一直拖到了現在,隻剩下半條命了,就算醒了過來怕也是活不過半個月。”江怡墨講完,轉身就走掉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