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她是故意把情況說得這麼嚴重的。

李修已經非常後悔冇有和江雨菲一起跳了,現在如果連最後一麵都看不到的話,那他還不得悔死呀!

江怡墨現在賭的就是李修那份愧疚以及他對江雨菲的感情。

“如果你考慮好了,隨時可以找人通知我,但我提醒你,隻有半個月的時間喲!你猶豫久了,江雨菲可不一定撐得住。”江怡墨在門口的時候又補了一句。

然後,她就真的掉了。接下來,就看李修怎麼掙紮了,他是否願意相信江怡墨的話。

江怡墨剛出來坐在車上,沈謹塵的電話就過來了。

“你在哪裡?”他問。

小墨說好了晚上請老沈吃大餐的,現在老沈已經在TM集團門外等她了,結果就是冇有等到,他現在嚴重懷疑江怡墨是不是又放他鴿子了。

“我在外麵辦事兒,你又在哪裡?”江怡墨問。

“你說呢?”沈謹塵就知道,又被放鴿子了。

“這樣,我把飯店的地址發給你,咱們在飯店裡麵見麵吧!”江怡墨說:“真是不好意思哈!臨時有點急事兒。”

“見麵再收拾你。”沈謹塵掛了電話,開車去了飯店。

江怡墨也趕緊開車趕過去,沈謹塵比較近先到了,江怡墨遲到了半小時,等她跑進去的時候,坐在落地窗前的沈謹塵臉都氣綠了,茶水都喝了好幾壺,她要是再不出現的話,怕是老沈真的該收拾她了。

“真的有事兒。”江怡墨笑眯眯的說著。

這時。沈謹塵拉住她的小手往懷裡一拽,江怡墨措不及防的倒在他懷裡,穩穩的坐在他腿上,沈謹塵的手從小墨腰上過接住了她。

“你說我該怎麼懲罰你呢?”沈謹塵看著懷裡的女人,真是對她又愛又恨。

懲罰?

江怡墨可不想接受什麼懲罰,而且她從老沈的眼神當中明顯看出來了嘛,他這是想把她給吃了。

雖說飯店被江怡墨給包下來了,但周圍還是有服務員的,被人看見了不好,江怡墨可不想再被拍下來了。

她便主動在沈謹塵臉上快速的親了一口,然後準備往起來跑。結果沈謹塵一把抓住往懷裡按。

“這麼敷衍的吻?”他並不滿意。

江怡墨尷尬的笑著:“要不晚上回去再親?”

先把他拖著嘛!

晚上?沈謹塵喜歡晚上。

“那不知晚上你想怎麼親?親我哪裡?”沈謹塵聲音低聲又沙啞,兩隻眼睛還不懷好意的看著小墨。

他這句話的意思也是包羅萬象,好像弄得江怡墨不僅要親他的嘴,還要親他那些見不得人的地方似的。

江怡墨老臉刷的一下就紅了,她被老沈給撩了,這傢夥果然是越來越壞了呀!

“到時候看心情。”江怡墨這次是一把推開了老沈,然後跑對他對麵兒去坐了下來。

沈謹塵嘴角上揚笑得很燦爛,他現在臉上的表情是越來越多了,隻要和小墨在一塊兒,就特彆喜歡笑。

“你怎麼冇把軒軒帶上?”江怡墨問。

軒軒那個小傢夥也喜歡吃好吃的,他倆現在跑出來包飯店吃東西,竟然不帶軒軒,小墨總感覺他倆好自私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