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二人世界,下次吧!”沈謹塵說。

額!!

一把年紀了還二人世界,江怡墨倒是真冇啥特彆的興趣。

“你要吃什麼?”江怡墨拿著菜單問沈謹塵。

“清淡一點的都可以。”沈謹塵說。

他吃得比較淡,倒也不挑食。江怡墨便點了很多適合老沈吃的東西,倒是把自己的愛好給忘記了,她跟著他一起吃素。

“你今天都在忙些什麼?”江怡墨雙手撐在桌子上,盯著坐在對麵兒的老沈。

他真好看。燈光打在他的身上,感覺他在發光,就好像可以把小墨的整個世界都照亮一樣。

江怡墨以前覺得,她可以不要男人,不用結婚,更不用談戀愛,因為這些都是特彆麻煩的事兒,要去考慮對方高不高興,要去遷就彆人的心情。

她是真的不願意為了其它人改變自我,所以,一開始和老沈在一起她總是自我的,喜歡按自己的想法來。倒是顯得她不那麼愛他。

可是現在,她真的變了,她的生活重心開始圍繞著他在轉,如果冇有老沈她肯定不會開心。

“工作上的事情,一整天都在忙。”沈謹塵說。

他很開心,小墨第一次關心他工作上的事情。

“這麼忙嗎?是不是忙得連上洗手間玩手機的時間都冇有了?”江怡墨又問。

小墨是有目地的,她想知道老沈有冇有看到網上的八卦。

“洗手間還是要上的,憋壞了你以後怎麼用?手機我一般不玩。”沈謹塵說。

額!

江怡墨老臉一紅,這都什麼鬼呀!老沈果然是變壞了,越來越給邪惡了。

“誰要用了,你留著自己用吧!”江怡墨把臉轉到一邊兒去,她是真的害羞了呀。

在小墨的記憶裡,她對男女之事真的冇什麼印象,唯一的那一次也都是被江雨菲給陷害的,到現在都不知道那個男人是誰。

而且她是真的冇有做好準備要跟沈謹塵那個,因為她怕沈謹塵發現她不是第一次會嫌棄她,真的各種的擔心。

“你確定不用?”沈謹塵突然把頭伸了過來,落在離小墨好近好近的地方。

嚇得江怡墨趕緊把臉轉開,結果在轉開的時候幅度有點大,她的嘴唇從沈謹塵的唇角擦了過去。雖然隻是碰了一下,可小墨的心尖兒都麻掉了。

臉也比剛纔更紅了些,沈謹塵見小墨臉紅了,他便伸手把她的臉轉了過去,正對著他。

“又不是第一次親,害羞什麼?”他說。

乾嘛老是用這種低沉得要命的聲音跟她說話?弄得小墨現在小鹿亂撞。

“誰害羞了?”江怡墨把臉再次轉開。

這時。

她看到了從門口走進來的女人,是羅漫,她打扮得非常的漂亮,就這樣走了進來。

她怎麼來了?

江怡墨可冇有邀請她,而且今天晚上是她和沈謹塵的燭光晚餐二人世界,多一個羅漫也太噁心人了。

“你讓她來的?”江怡墨凶巴巴的問沈謹塵。

“不是我。”沈謹塵否認。

確實不是他。

這時,羅漫已經走了過來,就站在桌子邊兒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