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好巧,不介意我一塊兒坐下來吧!”羅漫笑眯眯的問。

她這是故意過來破壞沈謹塵和江怡墨約會嗎?

“我介意。”江怡墨直接說。

對呀,她就是介意呀,難道羅漫眼瞎看不出來這是二人世界嗎?她出現在這裡非常的不合適。

額!

羅漫的臉瞬間就僵了一下,她以為自己的麵子很大,來都來了,怎麼都會讓她坐下來的。結果江怡墨卻不給她麵子。

她看了看沈謹塵,發現人家根本就冇有看她,反倒是注意力全部吸在了江怡墨的身上,真不知道她有什麼魅力,竟然可以把謹塵迷成這個樣子。

“沒關係,我去彆處看看。”羅漫隻能禮貌性的笑了笑,然後轉身。

在沈謹塵麵前,她總是把自己偽裝得很好,像一個隨時都可能會被江怡墨欺負的小綿羊,反正男人都喜歡這個的女孩子嘛!

切!

又在這裡裝,江怡墨真的是受夠了。

“行了,坐下來吧!不就是多一雙筷子嗎?我江怡墨又不是請不起。”江怡墨淡淡地說著。

剛纔她是在跟羅漫開玩笑,不可能真的讓她走的,這樣顯得江怡墨心眼兒太小,既然羅漫喜歡裝那肯定也裝一裝好了,不就是扮柔弱女子嗎?江怡墨又不是學不來。

羅漫立馬就停了下來,回頭卻還是那副憂鬱的眼神。

“真的不會打擾到你們嗎?如果實在不方便的話,我沒關係的。”羅漫說。

靠!

給她台階了,還在這裡端著,真是頭一次見到這麼噁心又作作的女人。江怡墨混身都在起雞皮疙瘩,真不知道沈謹塵以前是什麼眼光,竟然會喜歡羅漫這種女人,眼瞎了吧!

“彆裝了,再裝下去我真請你出去了。”

江怡墨翻了一個白眼兒,冷哼了一聲。羅漫這才把嘴巴閉上,她笑眯眯的盯著沈謹塵,這是想讓他往裡邊坐坐,他倆擠一起嗎?

江怡墨見羅漫往前抬腳,靠,她真想跟沈謹塵坐呀!江怡墨當即便站了起來,直接從旁邊繞過去然後跳到沈謹塵腿上坐下來,雙手往他脖子上一勾。

“你坐對麵兒去,我要跟我家城城坐。”

啵!江怡墨一口親在沈謹塵的側臉上,雖然隻是一個冇有感情的吻,這是江怡墨在向羅宣示她的主權,但沈謹塵心裡是舒服的呀!

他很開心,小墨終於為了他吃醋了,好事兒,好事兒。

羅漫心頭一震,不知道有多生氣,本來是想過來攪和江怡墨和沈謹塵的約會,結果她一來就吃了一嘴的狗糧。

但她還是強忍著坐了下來,十分優雅的拿著菜單。

“謹塵,我點的都是你愛吃的,這家餐廳我們以前也來過,你還記得嗎?”羅漫一邊點菜一邊說。

她甚至還每一道菜都要提出來說一下,好像是在刻意告訴江怡墨,沈謹塵的喜好她都記得,他倆曾經那可是相當的親密的,而那些回憶中是冇有江怡墨的。

切!心機女。

“記不得了。”沈謹塵淡淡地說著:“我的口味早就變了,你點你想吃的吧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