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沈謹塵的話讓小墨非常的滿意。

羅漫又尷尬了,沉默了會兒,安靜的在那兒點東西。

江怡墨也拿著一份菜單。

“城城,我們吃這個好不好?”江怡墨笑眯眯的說。

“好。”

“城城,這個菜也不錯,要不要嚐嚐?”江怡墨又問。

“你喜歡就點。”

“城城,城城,這個也超好吃,我小時候就特彆喜歡吃,你要不要也嚐嚐?”江怡墨又說。

“好。”

“......”

羅漫真是越看越看不下去了,她氣鼓鼓地合上菜單,隻是隨便的點了幾道便把菜單遞給了服務員,真是一點心情都冇有。

但她不甘心把沈謹塵拱手讓給江怡墨,在羅漫眼裡,江怡墨是一個冇有情.調,不溫柔,不懂沈謹塵的粗俗女人。

這種女人根本就不配做謹塵的女人,對他起不到任何的幫忙。

服務員把飯一盤盤的端了上來,還點了酒,是羅漫點的。服務員剛打開,她便站了起來,親自幫沈謹塵倒酒。

這時。

江怡墨卻把酒杯遞給了服務員。

“我們家城城一會兒還要開車送我回家,就不喝酒了,大嫂要是喜歡的話我自己喝吧!”江怡墨淡淡地說著。

江怡墨有些霸道,她直接收了沈謹塵的酒杯。

“江怡墨,你管得是不是太多了?就算你是謹塵的女朋友也得聽聽他的意思吧!難道你不知道這款酒是謹塵最喜歡的嗎?他以前下班回家都會喝上少許緩解疲乏,你竟然連一點點酒都不讓他碰?”羅漫很不高興。

他是瞭解沈謹塵的,知道他的所有喜好,就算後來跟沈言卿結婚了,她也時刻關注著沈謹塵的身體,生意,生活。

“大嫂你也說了,那是以前。我們家城城自從跟我在一起後就不需要這些東西了。他要是累了,晚上趴床上我親自伺候。城城,你說對嗎?”江怡墨一步也不讓。

此時。

江怡墨還在沈謹塵懷裡坐著呢!他的手從小墨腰上過把她摟得更緊了些,下顎落在她肩膀上,鼻尖全是淡淡的清香,那是屬於江怡墨的味道,是任何人身上都散發不出來的。

“那你晚上想怎麼伺候我?”沈謹塵聲音低沉的問小墨。

聲音真的好溫柔呀,臉上的表情就像是喝酒喝醉了似的,從羅漫這邊看過去,她真的是看得上心尖兒都酸了。

沈謹塵這是在撩江怡墨嗎?是的,他就是在撩她。

可是這個表情沈謹塵從來都冇有對羅漫做過呀!這是她做夢都不可能會出現的畫麵,江怡墨憑什麼心安理得的享受沈謹塵的這些好?羅漫真是不甘心。

“你想怎麼伺候,聽你的。”江怡墨像個磨人的小妖精。

咦!起一身的雞皮疙瘩,要不是為了氣死羅漫,江怡墨纔不會講這些話呢?真不是她的特長。

“我突然覺得身體不太舒服,先回去了。”羅漫走掉了。

這種時候,如果她還繼續留在這裡的話,就真的是自作自受了。江怡墨見羅漫被氣跑簡直要被笑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