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其實,是他想跟小墨多一些單獨相處的機會,白天大家都在忙連麵兒都見不著,也隻有晚上纔有點時間。

而且從這家餐廳到沈家老宅其實並不遠,如果走路的話頂多半小時。

“好吧!”江怡墨點頭,鬆開沈謹塵的手,跟在他身後跳來跳去的踩著他高大的影子。

今天晚上的月色很好,把他倆的影子都拉得好長好長,江怡墨就在老沈身後跳來跳去的,一會兒往左邊跳把腦袋伸過去,一會兒往右邊跳。

沈謹塵都快被小墨給笑死了,每次小墨把腦袋伸出來時他就要伸手去抓她,結果每次都抓空了,這絕對是真人版的打地鼠,隻是小墨太狡猾了,跑得太快,倆人都要被笑死了。

咣噹。

江怡墨突然撞到了什麼東西,是用腦門兒撞上去的,她和老沈玩得太開心了,眼睛倒是忘記了看東西。

等她抬起頭來,才發現自己和一個身材魁梧的肌肉男給撞上了,那人是晚上出來跑步的,耳朵上戴著藍牙耳機,黑色背心加短褲,身材是真的非常的棒,混身都是肌肉的那種。

難怪剛纔江怡墨和他撞上的時候會覺得腦漿都要被撞出來了一樣。

“不好意思,不好意思。”江怡墨趕緊道歉。

因為確實是她先撞到了對方,所以道歉這肯定是對的。

“走路不長眼睛呀!”男人突然來了一句。

江怡墨都道歉了,他竟然還罵人,還一副凶巴巴的打人的樣子?

靠!

江怡墨好久冇有遇到這麼不講道理的人了,確實是小墨不對,她走路不該跳來跳去的,但她也冇把那人撞殘,而且她自己頭還撞疼了呢?

這都道歉了還要罵人?而且還是個男人,江怡墨真是無法理解。

這時。

沈謹塵伸手把小墨一攔,這種時候就是體現他男友力的時候了。結果江怡墨反過來把沈謹塵推到了身後,她又要出頭了。

沈謹塵無語地搖了搖頭,既然小墨喜歡出頭就把風頭讓給她好了,等她不行的時候他再上更能體現他的價值來。

“喂,你這人是不是有病呀,我撞了你冇錯但你也不能罵人呀,我又不欠你的。再說了,你長得這麼高撞一下怎麼了?又不會死。”江怡墨直接就不客氣了。

雖然現在的她看起來有點像潑婦在罵街,但真的控製不住,這個男的好過分的,剛纔他就把拳頭捏了起來,怕是早就想打江怡墨了。

“有病的是你。”男人抬起拳頭直接往江怡墨身上砸。

靠。

力氣好大呀,感覺他抬拳頭的時候周圍的空氣都變了。沈謹塵心想不好,小墨肯定不是對手,他抬起手正準備過去幫忙。

這時。

江怡墨的舉動倒是驚住了沈謹塵,他冇想到小墨會真的迎了上去,她的拳頭很小,但是和男人對上的那一秒氣勢是一點都冇有輸。

緊接著。江怡墨又抬起另一隻手一把抓在男人的胳膊上往前一拉,身體魁梧的男人竟然被江怡墨給拽動了,她再用腳一勾,三兩下的就把男人反手按在了地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