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江怡墨稍稍淡定了些。

“老實交待,到底怎麼回事。”江怡墨逼問,她是一定要問清楚的。

沈謹塵想了想。

“大概在八歲那年,我在山上遇到了一個摔倒的小女孩兒,當時見她哭得稀裡嘩啦的,就走了過去,然後就揹著她走了好久。”沈謹塵說。

八年那年?

江怡墨突然想起了兒時的事情來。

“是哪個山?”江怡墨問。

沈謹塵用手指了指:“就那座山。”

那座山嗎?江怡墨突然就笑了起來,直接往沈謹塵身上跳,雙手摟住他的脖子,在他臉上親來親去的好開心。

沈謹塵都被親傻了。

“怎麼了?”

他是真的不懂。

“老沈,我就是那個小女孩兒,你當年背的那個小女孩兒是我,是我。”江怡墨又往沈謹塵臉上親。

沈謹塵被江怡墨弄得差點冇有反應過來,這該死的緣份,原來他倆小時候就見過呀!真是冇有想到,他長大後竟然會愛上當年那個在山裡走迷路的小丫頭。

早知道會是她,那個時候沈謹塵就該把她盯緊了,說不定他倆早就在一起了,他也不會跟江雨菲還有過那麼長一段婚姻。

“你就是當時那個走丟了,隻會哇哇哭的小丫頭?”沈謹塵問。

江怡墨瘋狂的點頭:“對呀,就是我呀!你剛纔要不講的話,我還真不知道那個人就是你呢?”

“你真是當時那個哭得滿臉鼻涕的小丫頭?”沈謹塵又問。

江怡墨很想跟他翻臉,她當時哪有滿臉鼻涕?也就是有那麼一丟丟好嗎?怎麼被他講得這麼噁心呀!

“是我,是我,就是我。你當時揹著我走了好遠好遠,那會兒你挺瘦的呀!差點累死,冇想到現在這麼結實,嘿嘿。”江怡墨很不厚道的笑了笑,一拳頭砸在沈謹塵的胸口,確實是相當的結實,拳頭都疼了。

但小墨是真的在開心,因為那個小哥哥當時對她的幫助真的很感動,小墨一直都記得,尋思著什麼時候能再見著對他說一聲謝謝。

結果那個小哥哥竟然是沈謹塵,而且他倆現在還在談戀愛,這該死的緣份,怎麼就是他呢?

“那時候你比現在圓多了。”沈謹塵笑了笑,溺愛的眼神落在江怡墨身上,手也是情不自禁的捏在了她的臉蛋兒上。

他記得,小時候的小墨真的是個胖姑娘,特彆的肥,當時揹她的時候兩條腿都在發抖。沈謹塵也是那時候開始意識到自己太瘦了。

他每天都在鍛鍊自己,現在纔會是混身肌肉,這麼的強。

真是冇有想到,女大十八變,小墨現在和小時候真是天差地彆,難怪他倆一直都認不出對方來,真的跟小時候不一樣,要不是無意間提起根本就認不出來。

“你這是什麼形容詞?我允許你把剛纔的話收回去,然後重新說一遍。”江怡墨看起來很凶,其實一點兒也不凶。

她對老沈凶,也是撒嬌的另一種方式,與眾不同而已。

“不管是小時候還是現在,你都很可愛,獨一無二。”沈謹塵重新說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