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這還差不多。”江怡墨跳到了沈謹塵的背上,讓他繼續揹著。

知道他是當年的小哥哥後,江怡墨彷彿覺得自己對老沈又多出一種情感來,就好像他倆天生就該在一起似的。

就連她的雙手摟住老沈的脖子都比剛纔更溫柔了一些,小腦袋乖乖的趴在他的肩膀上,看著他的側臉,越看越帥,越來越喜歡。

“你說咱們那麼早就認識了,是不是命中註定要在一起的呀?”江怡墨問。

可不就是命中註定的嘛!註定有緣,不管隔了多少年都可以再遇到,這絕對就是緣份了。

“所以呀,你還不趕緊嫁給我,再給我生幾個大胖小子?”沈謹塵嘴角上揚他在微笑,很久冇有笑得這麼開心了。

“想得美。”江怡墨纔不會上他的圈套呢?

雖然她早晚都得答應嫁給他,但也不是這種情況下,那肯定得老沈拿出十足的誠意來纔可以,她江怡墨可不是那麼好騙到手的。

“你確定?”沈謹塵不高興了,雖然他知道小墨是故意的,但他還是想聽她說一句願意的話。

“當然。”江怡墨非常肯定的點頭,乖乖趴在老沈的背上,非常有安全感。

但下一秒,她的安全感就消失了,老沈竟然揹著她跑了起來,而且顛簸的幅度非常的大,江怡墨的身體就忽上忽下的在他背上撞來撞上。

現在江怡墨嚴重懷疑是老沈在吃她的豆腐,但是她冇有證據。

“你瘋了?”江怡墨雙手緊緊的勒住老沈的脖子。

他跑得越快,她就勒得越緊,這是要活生生把未來老公勒死的節奏,果然是相愛相殺呀!下起手來一點也不馬虎。

這倆人越來越幼稚了,就這樣相互折磨著,不知不覺就走回了沈家老宅,沈謹塵這才減了緊,他揹著小墨往彆墅裡麵走。

江怡墨也不敢再鬨了,她緊緊的貼在沈謹塵的背上,怕其它人看到她的衣服是開的,這大晚上的倆人不回家在外麵折騰,連衣服都扯開了,這得是多大的誤會呀!江怡墨可不想背這個鍋。

“小墨,謹塵,怎麼纔回來,吃過了嗎?”坐在沙發上的沈夫人突然冒出聲音來。

江怡墨冇注意到,她便竟然的抬起身子,想看看沈夫人藏哪兒了,結果一抬起來就穿了幫,沈夫人更是吃驚的看著小墨。

“小墨,你衣服怎麼了?”沈夫人問完就後悔了,然後臉上就是藏都藏不住的笑。

江怡墨心想,這下完了,沈夫人鐵定又得誤會她跟老沈那啥了,然後又要到催婚的環節了。

“冇,冇——”

江怡墨剛想說冇什麼,結果這個時候羅漫正好從樓梯上走下來,她自然也是看到了沈謹塵和江怡墨,而且現在江怡墨還在老沈的背上趴著。

今天晚上的燭光晚餐,羅漫故意跑去破壞,雖然江怡墨已經把她給氣跑了,但現在這麼好的機會怎麼可能錯過?

如果讓羅漫知道江怡墨和沈謹塵已經那個了,怕是羅漫當場就得氣瘋了吧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