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江怡墨想看羅漫發瘋的樣子,所以,她立馬改了口,麵帶羞澀的對沈夫人瞎扯著。

“剛纔謹塵冇有控製住,他弄的。”江怡墨說。

本來這句話挺簡單的,事實也確實就是她與沈謹塵打鬨,不小心老沈扯了她的衣服。但配上江怡墨這羞澀不已的表情就不一樣了。

這絕對就是讓人有了遐想的餘地,沈夫人又是過來人,都是經曆過那些事兒的,她自然就妙懂了小墨的意思。

“年輕人嘛,衝動,衝動。不過誰都有年輕的時候,可以理解,可以理解,先上樓去換衣服吧!”沈夫人笑眯眯地說著,心想,按現在這個節奏,是不是明年就可以抱孫子了呀!

“嗯訥。”江怡墨乖乖的點頭,趴在老沈的背上。

沈謹塵高大的身影揹著小墨,真是一點勁兒都不用費特彆的輕鬆。

倆人一邊走著,還一邊說話,尤其是江怡墨話特彆的多,感覺跟個話嘮差不多。

“你看,都怪你,下次彆這麼粗魯了,知不知道?”江怡墨說。

“我的錯。”

“本來就是你的錯,弄得人家好尷尬。”

“抱歉。”

“算了,看在你也是一時衝動的份上,就原諒你吧!”

“......”

羅漫從樓梯上走下來,她與江怡墨和沈謹塵擦肩而過,可她在他們眼裡卻成了一個透明的事兒,甚至招呼都不用打了嗎?

羅漫雖然心裡不痛快,但她臉上卻是掛著微笑的,她笑眯眯的看著沈謹塵,深情的看著他。可他呢?竟然看都不看她一眼。

一時衝動?

剛纔沈謹塵一時衝動就和江怡墨那個了嗎?

羅漫的心緊緊的揪在了一塊兒,她真的是控製不了自己的心。

“謹塵,我有事要跟你講,你出來一下。”羅漫輕聲地在沈謹塵耳邊說著,然後便下了樓,去院子裡等他了。

江怡墨自然也是聽到的,沈謹塵也聽到了但冇有任何的反應,他揹著小墨上了樓,倆人回到房間裡後,江怡墨便在那兒一邊換衣服,一邊給沈謹塵上課。

她是當著老沈的麵兒換的,真的是一點保留都冇有。因為她完全忽略掉這個問題,隻顧著給沈謹塵講道理,不讓他以後跟羅漫講完等等。

江怡墨扒拉扒拉的講了一大堆,沈謹塵就這樣專注的坐在床頭,翹著二朗腿看著可愛的小墨在那兒手舞足蹈的,不管她說什麼他都點頭說好。

等江怡墨講完後才反應過來,她這是當著老沈的麵兒換了衣服?他都看見了?難怪他剛纔眼珠子都要出來了。

“你還看?”江怡墨分分鐘炸毛。

沈謹塵卻一把將她按在自己腿上。

“你的都是我的,怎麼不能看了?”沈謹塵說。

“誰是你的。”纔不是,江怡墨否認。

“你。”

“切。”江怡墨把臉轉開:“這次就算了,下次你記得注意點,彆什麼東西都亂看。”

“是你自己站我眼前換衣服,而且也冇看著什麼東西。”沈謹塵微微一笑,他這是在說小墨冇有料,一點兒也不大,所以他都冇有看到嗎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