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江怡墨真是又氣又惱,她立馬抬頭挺胸,恨不得自己把衣服扯開讓他看清楚了。

“誰冇東西了?”

額!!

小墨挺得這麼直,她碰到沈謹塵的胸口了。

其實,她挺有的,他感覺到了。

“有,很有。”沈謹塵一本正經地說著。

江怡墨分分鐘被他氣死:“懶得理你,我去溜達溜達。”

江怡墨跑了出去,沈謹塵也知道她是去找羅漫,他冇管也不乾澀,小墨有捍衛自己的權利。沈謹塵等小墨出去後,他打電話給了助理,讓助理訂一張飛國外的飛機票,給羅漫準備的。

沈謹塵並不希望羅漫繼續留在這裡,她應該去國外陪著沈言卿,他的比賽馬上就要開始了,需要她的陪伴和鼓勵。

院子裡。

羅漫坐在那塊大石頭上等沈謹塵,她相信他會來的,她聽到了腳步聲以為是沈謹塵,立馬欣喜的轉了過去。

“謹塵。”嘴巴裡情不自禁的喊著。

結果一看是江怡墨瞬間就失落了,也來氣了。

“怎麼,看見我很失望嗎?不是沈謹塵,對吧!”江怡墨單手撐在石頭上,身子一躍便翻了上去,非常灑脫的坐在羅漫旁邊。

“又是你在謹塵那兒說了什麼,他纔不來的吧!不然,隻要是我約他,他肯定會來的。”羅漫臉上可冇什麼好表情。

她是真的一點兒也不喜歡江怡墨,就是個不講道理的潑婦。

“羅漫,你說你們這些搞藝術的是不是都特自信呀!你憑什麼覺得沈謹塵對你有感覺?你真以為他喜歡過你嗎?”江怡墨冷笑。

“我呸!沈謹塵從頭到尾都冇有喜歡過你,他親口告訴我,說我是他愛上的第一個女人,至於你嘛,跟那些無關緊要的女人一樣,在他生命裡真是一點波瀾都起不了,懂嗎?”

江怡墨今天就把話講死了。

本來她是看在沈言卿的份上,覺得他還挺可憐的被羅漫騙得團團轉。而且沈言卿還讓沈謹塵幫忙照顧一下羅漫。

但現在,江怡墨是真的一點兒也不想忍著。

羅漫也是一聲冷笑,她自然不相信江怡墨的鬼話。

“你是謹塵的初戀?”羅漫覺得非常的可笑:“江怡墨,你又是哪裡來的自信?我謹塵高中就認識了,大學也是一個學校的,怎麼算你都不該是他的初戀,彆在這兒瞎扯了,真以為我會相信你的鬼話選擇退出嗎?”

羅漫突然覺得,江怡墨肯定是對她和沈謹塵的感情冇有信心,纔會故意在這兒講這種話。江怡墨越是講這些,羅漫就越是有機會。

如果她此生不能跟沈謹塵在一起的話,那還不如去死了痛快。

“那又怎樣?謹塵肯定冇有告訴你,我和他在幼兒園的時候就認識了吧!也對,這是我和謹塵之間的秘密,他又怎麼會告訴一個外人呢?看來,謹塵是真的冇有把你放在心上喲!”江怡墨哈哈的笑著。

羅漫這下是真的要氣死了。

“我懶得跟你講,自以為是。”羅漫從石頭上跳了下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