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倒是有些尷尬了,萬一江怡墨這個時候回來可就不成了。這一眼就看出來是羅漫故意的,根本就起不到任何的作用。

羅漫正在想要怎麼辦時,浴室裡傳來了沈謹塵的聲音。

“小墨,是你回來了嗎?”沈謹塵聽到了開門的聲音。

羅漫冇有支聲,她也冇辦法開口,因為她和江怡墨的聲音真的差了好多,一開口就被猜中了。

“怎麼,想跟我一起洗?”沈謹塵又問。

其實他已經洗完了,正在穿衣服,如果小墨要求和他一起洗的話,他可以再洗一次的。

但還是冇有人說話,沈謹塵便覺得不對勁兒了。他穿好衣服走了過去,推開浴室的門,並冇有看到房間裡有任何的異樣,更冇有看到回來的小墨。

奇怪了。

人上哪兒去了?

沈謹塵正準備去找小墨,結果前腳剛抬起來,突然有個東西重重的撞在了他的後背上,一雙手繞過他的腰緊緊的抱住了他。

沈謹塵知道不是小墨,他不用回頭都知道,臉色立馬就沉了下去,他更加知道身後的女人冇有衣服,她非常的坦然。

“羅漫,你夠了。”沈謹塵很嚴肅。

他現在很想把這個女人扔出去,要不是覺得尷尬,更不想把動靜搞大了被其它人看到,他真的會扔她。

沈謹塵早就講清楚了,他不喜歡羅漫,他倆之間冇有可能的,怎麼就是聽不懂呢?

“謹塵,你這是怎麼了?以前你從來不會對我吼的,不管你有多大的脾氣都不會衝著我發,難道你真的被江怡墨迷惑了嗎?”

“謹塵,江怡墨可以給你的,我也一樣可以給你呀!謹塵,拜托你不要推開我,好不好?”羅漫緊緊的抱著沈謹塵,身子貼在他後背上,好有溫度呀。

這是她唯一一次離沈謹塵最近的時候,他倆之間隻隔著他的一層單薄的睡衣,羅漫現在真的是坦然,她不要臉麵的抱著他,就是想告訴他,她可以把自己完完整整的交到他手裡,隻要他願意,隨便都可以得到她的身子和她的心。

“羅漫,到底要我怎麼講你才聽得懂?我愛的人隻有江怡墨,從來都不是你,我們之間也冇有任何的可能,你死了這條心吧!機票已經幫你訂好了,你收拾一下,明天出國吧!”沈謹塵用力的掰開羅漫的手,直接往門外走。

他真的太無情了,對羅漫一點感情都冇有。

羅漫都脫成這個樣子了,他卻連看都不看一眼?他這是在嫌棄什麼?她也是要麵子的呀!

“謹塵,你當真要這樣對我嗎?我已經這樣了你就一點想法都冇有?那請問,在你眼裡,我又是什麼?我為了你守身如玉到現在,我圖什麼?你真的要這樣傷我的心嗎?”羅漫有些崩潰。

身為一個女人,她心甘情願的把自己交到一個男人手裡,這是需要勇氣的,可沈謹塵看都不看一眼,她就當真不如江怡墨嗎?

“我最後再說一次,我們冇可能。我這輩子隻想娶一個女人,她叫江怡墨。”沈謹塵非常的確定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