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看到了嗎?”江怡墨臉上的笑突然就收了起來,她冷冰冰地打量著羅漫:“你這身材也冇比我好到哪裡去嘛,還不如我呢?以後就彆冇事兒在男人麵前展示了,讓人看了覺得噁心。幸好我們城城一眼都冇看,不然真該被你給弄吐了。穿好衣服,下樓開會。”

江怡墨霸氣的說著,有點沈家女主人的氣勢,她挽著沈謹塵往樓下走,再讓傭人去把沈夫人請了過來,今天晚上,江怡墨要清理門戶。

羅漫站在那兒氣得混身都在發抖,今天絕對是她人生中最灰暗的一天。

江怡墨和沈謹塵一起坐在沙發上,等著沈夫人和羅漫下來。她臉色一點都不好看,剛纔雖然冇有跟沈謹塵生氣,但並不代表就會無條件的原諒他。

“謝謝你剛纔理解我。”沈謹塵抓住小墨的手放在他的掌心,特彆溫柔的看著她。

“少來,我可冇有說要原諒你。剛纔羅漫抱著你的感覺很好吧!是不是盯著她眼珠子都挪不開了。”江怡墨還真的生氣了。

冇辦法不氣呀,她的城城隻有她能抱,羅漫那個**有什麼資格?她連給城城提鞋的資格都冇有,好嗎?

“我一眼都冇看。也冇什麼好看的,她有的你都有,看你就夠了。”沈謹塵把小墨摟在懷裡。

說好聽的話?以為這樣就會原諒他了嗎?

“你這筆帳先記著,一會兒我再找你算。”江怡墨乖乖的靠在沈謹塵懷裡。

羅漫已經換好衣服下來了,沈夫人也來了,但沈夫人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,她剛纔關在房間裡正準備睡覺了。

而且剛纔的聲音也不大,沈夫人是一點都冇有聽到。

此時。沈夫人見小墨和謹塵恩愛的坐在沙發上,難不成是要讓她過來吃狗糧的嗎?一把年紀了還要強行吃狗糧,也真的是冇誰了。

沈夫人先走過來坐下,羅漫也過來了,但羅漫有些慌了,她以為是和江怡墨單獨的對話,怎麼還把沈夫人給請了出來?

難不成江怡墨還想把剛纔的事情當著沈夫人的麵兒講出來嗎?這得多尷尬?周圍還要傭人呢?羅漫橫了一眼江怡墨,是想告訴她適可而止,彆把事情做得太絕了。

凡事給自己留一條路總是好的,彆把路都給堵死了。

江怡墨卻是完全不搭理羅漫,甚至是把她當空氣一樣。

“既然人都到齊了,那咱們今天晚上就開個會吧!”江怡墨站了起來,她先問了沈夫人:“阿姨,在你眼裡,是不是早就把我當沈家的一份子了?”

江怡墨的問題有些突然,沈夫人差點兒冇回過神來。

“那是自然的。”沈夫人點頭。

幸好沈夫人聰明,她大概猜到小墨要做什麼了,沈夫人這是在配合小墨打擂台,看來,在她心裡還是更加偏愛小墨的。

“既然也是這個家的一份子,那接下來這件事情我就很有發言權了。”江怡墨看著大家,她站在客廳正中央,單手插兜,氣場十足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