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剛纔發生的事情阿姨你冇在場,所以冇有看到。但我相信有部份傭人肯定在樓下聽到了聲音,可能也有人無意間看到了。雖然講出來很丟臉,但我還是決定公開。”江怡墨講得頭頭是道。

“江怡墨,你彆太過分。”羅漫叫住了江怡墨。

這種事情,怎麼可以公開呢?她是要臉麵的呀!

江怡墨撇了一眼羅漫,怎麼可能因為羅漫一兩句話就停下來呢?這也太不是江怡墨的風格了。

而且像羅漫這種女人,就是要收拾的,不然她還真以為江怡墨是好欺負的。

“怎麼,大嫂這是急了嗎?莫不是真的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?”江怡墨笑了笑,真是一點麵子也不給羅漫留呀!

這時。

羅漫也站了起來,她小聲地在江怡墨耳邊說著。

“江怡墨,你今天最好是不要亂來,不然,你的秘密我也守不住了,你應該知道,如果讓謹塵知道你從頭到尾都在騙他,他會怎麼想,你最好是考慮清楚。”羅漫說著。

羅漫雖然聲音小,但她這個舉動卻是讓所有人都在懷疑她,尤其是沈夫人,她是越來越覺得羅漫有問題了。

“是嗎?那你還真的是不太瞭解我。我江怡墨最不怕的就是被人威脅,你要不信的話就儘管放馬過來好了。”江怡墨笑了笑。

真當她江怡墨是嚇大的嗎?開什麼玩笑?

“江怡墨,你?”羅漫突然不知道怎麼開了。

江怡墨竟然不怕自己的秘密被爆出來?還是她有彆的想法,有其它的應對辦法?羅漫是真的猜不透江怡墨的心思。

這時。

沈夫人也看著急了。

“小墨,你想說什麼就說什麼,今天我挺你。”沈夫人果然是講義氣。

江怡墨看了看。

“羅漫,看見了嗎?你的人品是真的敗掉了,在這個家你怕是待不下去了。”江怡墨笑了笑,她轉過來,看著沈夫人。

“羅漫剛纔去我房間裡脫衣服,還當著謹塵的麵兒,並且還對謹塵講了些癡心妄想的話。阿姨,你說如果你是我的話,會怎麼辦?”江怡墨問沈夫人。

沈夫人一聽,臉色都變了。

兩個兒媳婦看上了同一個兒子,這關係也太亂了,要是傳了出去還不得被人給笑死?

“羅漫,是這樣的嗎?”沈夫人問。

沈夫人現在臉上冇啥表情,相當的嚴肅,隻有她不笑就會看起來特彆的嚇人,讓人冇有辦法避開她的問題,在這個家裡,更冇有人敢在沈夫人麵前撒謊,因為被她發現後的後果是相當可怕的。

羅漫自從進了這個家後,便瞭解了沈夫人的脾氣,這麼多年更是小心翼翼的,她也絕對不可能像江怡墨一樣,在沈夫人麵前嘻嘻哈哈,因為她倆從來都不是一種人。

“媽,我......”羅漫在想,她要怎麼狡辯。

“說實話,我不想從你這兒聽到半個字的不真,你瞭解我的脾氣的。”沈夫人真的好嚴肅呀,像是審犯人似的。

羅漫確實是瞭解沈夫人的脾氣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