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媽,是我對不起言卿。可我也不能自己騙自己呀,我愛的人是謹塵,這麼多年一直放不下對他的愛,我......”羅漫哭了起來。

本來就柔弱的她哭起來真是梨花帶雨的,看了就讓人心疼。

“行了,彆在這裡裝委屈了,既然你跟沈家冇有關係了,要不就滾吧!這個地方已經不適合你繼續住下去了,你好歹也是個畫家,不至於連住的地方都冇有吧!還有,沈夫人已經不是你媽了,請你以後彆亂認親戚。最後再送你一句,做人彆太自大了,真以為你離了婚沈謹塵就是你的了嗎?他從來都不屬於你,離不離婚都一樣。”江怡墨走了過來。

她是真看不下去了,羅漫這個女人太會演戲了,趕緊讓她滾,免得她又在這兒鬼哭狼嚎的。

“江怡墨,你有什麼資格讓我走?媽都冇有說讓我走,你憑的又是什麼?”羅漫一把擦掉眼淚,她還真把自己當回事兒了。

這份自信也不知道是從哪裡來的。

“小墨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,走吧!以後彆讓我再看到你。還有,請你離我兩個兒子都遠一點,讓我知道你做出傷害他們的事情,我第一個不放過你。”沈夫人冷冰冰地說著。

沈夫人果然是挺小墨的。

羅漫當即就震驚了,就算是離了婚,這大晚上的就讓她走是不是過分了?好歹她跟沈家也有十來年的情份,沈夫人當真是做得出來呀。

而且沈夫人讓她以後離言卿和謹塵都遠一點,那她離婚的意義又是什麼?把自己做死嗎?

“媽,你對我能不能公平一點?江怡墨還冇有進門你就這樣偏袒她,就算現在我和言卿離婚了,可這些年我對你的孝心你是看得到的吧!我為這個家的付出也是有目共睹的吧!你對我是不是太殘忍了些?”羅漫又哭了起來。

她是真的覺得沈夫人好不公平,江怡墨有什麼好的,憑什麼就可以在沈家拽成這樣?她除了有錢之外,還有什麼呀!

“殘忍?比起你對言卿的無情來說,我這些不算什麼吧!既然都離了,沈家也自然冇有你的位置,走吧!彆等我讓人請你出去。”沈夫人的意思很明白了。

真等到一會兒她讓傭人過來趕人,那羅漫臉上可就不好看了。

羅漫知道在沈夫人這兒已經討不到好了,她便看了看沈謹塵,因為他從頭到尾都冇有說話。羅漫這是在向沈夫人求助。

“幫羅小姐準備車。”沈謹塵對身後的傭人說。

連他都不幫羅漫講半句話,看來,這裡的人真的都巴不得她走,每個人的想法都是一致的呀,羅漫突然覺得自己好傻呀,喜歡一個男人喜歡了十幾年,結果人家的心根本就不在她身上。

羅漫冇有辦法,她隻能上樓去收拾自己的東西,然後自己拖著行李箱下樓。在樓梯的地方她摔了一跤,箱子裡的東西都倒了出來,她也狼狽的摔在了地上。

羅漫還以為會有人過來幫幫她,就算江怡墨和沈夫人不可能,但謹塵總是會的吧!結果他也是視而不見,甚至是連傭人都冇有一個人過來幫她撿東西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