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他真的越來越壞了,明明想親又不好好的親,總是一次次的去碰,這是想讓江怡墨主動嗎?

“如果,我是說如果。如果哪天你發現我有事情瞞著你,從頭到尾的騙你,你會生氣嗎?會不會跟我分手?”江怡墨捂住沈謹塵的嘴巴不讓他親。

現在小墨有事情要講。

因為羅漫被氣走了,以那個女人的心胸是絕對不可能放過江怡墨的。接下來,可能會有事情要發生,小墨挺忐忑的,但又不知道從哪裡開始講。

“那你有事情瞞著我嗎?”沈謹塵溺愛的眼神中全部都是江怡墨的影子。

“我是說如果,打個比方嘛,你會生氣嗎?”江怡墨又問。

“這得看是什麼事兒,根本情況來定,不能一概而論。”沈謹塵說。

事情冇有發生,誰都不知道是什麼,現在讓沈謹塵做一個完全不存在的決定,真的冇有必要,反正他是覺得冇必要的。

“那你到底是怎麼想的嘛!”江怡墨無語了。

這個答案對於她來講很重要呀!小墨正在想要不要向沈謹塵坦白,可現在這個情況她講那些事兒不合適吧!

“不重要,因為你不管做什麼我都會原諒你,但是現在,你是不是該滿足一下我......”沈謹塵吻了下去,徹底的封住了小墨的嘴。

她冇有辦法再說話,被他的愛濃濃的包裹了起來,彷彿整個身體都不屬於自己,跟眼前這個男人合在一起。

這樣的感覺很特彆,就好像天塌下來隻要有他在,就會覺得很溫暖,江怡墨閉上眼睛,享受著老沈的親吻,一點點的占據她整個心菲。

直到他鬨騰夠了,才停了下來。

沈謹塵知道小墨不願意做最後一步,所以他占儘便宜卻也適可而止,抱著小墨一起睡覺,再也不會失眠,這樣的感覺真的特彆的好。

清晨!

溫暖的陽光照在身上,睜開眼睛的第一眼就可以看到對方,這樣的感覺超好的。

“爹地,小墨姨,起床啦,今天誰送我去上學呀!”門外,是軒軒的聲音。

軒軒輕輕的掀開一個小門縫,從門縫裡看到爹地和小墨姨抱在一起,好甜蜜呀!他倆真像兩口子。

“等一下,馬上就起來。”江怡墨應聲。

她剛坐起來就被沈謹塵拉了回去,按著她就是一通亂親,親得小墨推都推不開,半天才緩過來。

“你乾嘛呀,軒軒還在門外呢?”江怡墨真的很無語。

老沈總是喜歡這樣,整天就親個冇完冇了的。

“怕什麼?”沈謹塵嘴角微揚,他當真是一點兒都不心虛。

“被看見了不好。”江怡墨臉都紅了。

“要不去把證領了,到時候親得光明正大,如何?”沈謹塵問。

領證?想得到美。

江怡墨腿一抬直接下了床去穿自己的衣服,沈謹塵見小墨不說話便趕緊追過去,雙手往小墨腰上一繞,便從後麵抱住了她。

鏡子裡的倆人真的好膩,大清早的就這樣,還冇結婚就這樣,以後要是結婚了還得了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