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要不要去領證?”沈謹塵貼在小墨的側臉上。

鼻尖吐出來的熱氣都打在她的臉上,從她的耳朵裡吹了進去,暖暖的,讓人有種輕飄飄的感覺。

“要不要去?”

“你想不想?”

“......”

沈謹塵每說一下就用他的胯撞一下小墨,小墨就憋著不說話也不笑,但她看著鏡子裡的沈謹塵真的很搞笑,像個孩子一樣纏著她一起去領證。

哪有他這樣的,領個證還死纏爛打起來了,真是臉皮夠厚呀!

門外。

軒軒真的是受夠了,差點被這倆人噁心得要吐出來了。

“爹地,小墨姨,你倆搞快一點,我先下樓吃飯了。”軒軒乖乖下樓。

剛下去就看到奶奶。

“你爹地呢?還冇起來嗎?”沈夫人問。

軒軒搖頭:“怕是起不來了。”

沈夫人一聽立馬就懂了,她也笑了起來。這是好事兒呀!肯定是好事兒。

沈夫人一直希望小墨可以和沈謹塵在一起,最好是能生倆孩子,隻要有孩子纔可以穩定他倆的感情,軒軒和朵朵到底不是他倆親生的,這其中的關係其實非常的微妙。

“奶奶,你笑什麼嗎?爹地不起床,今天又要讓司機送我嗎?”軒軒一臉的失望。

以前都是爹地送的,怎麼現在爹地都不管他了?

“冇事兒,一會兒奶奶親自送你。”沈夫人笑眯眯地說著。

沈夫人也希望沈謹塵可以多睡一會兒,他以前都太忙了,生活重心都在工作上麵,簡直就是一個工作狂呀,大總裁週末都不休息的也隻有他了。

現在多好呀,工作日還在睡懶覺,非常的好。

“好吧!”軒軒乖乖的點頭。

**

二樓,臥室裡,沈謹塵還摟著小墨不放,兩個滾燙的身體貼在一塊兒,連空氣都跟著變了質。

“你再抱著我,我怎麼穿衣服?”江怡墨看著鏡子裡的沈謹塵,他的下顎落在她肩膀上,就這樣貼在她的耳邊。

小墨混身都被他弄得麻麻的,耳朵真的不能亂貼呀!

“放過你也可以,說你愛我。”沈謹塵說。

額!!

愛也要講出來的嗎?他這是吃錯藥了吧!

“放開我。”江怡墨說。

她纔不會講呢,會很尷尬,也很肉麻。

“那我就不放,一直抱著。”沈謹塵說。

“你不用去上班嗎?沈氏集團不要了嗎?”江怡墨用力的掰沈謹塵的手。

“有你了,要什麼公司?”沈謹塵隻愛美人不愛江山。

“無聊。”

江怡墨抬腳,直接踩在沈謹塵的腳背上,雖然她現在冇有穿高跟鞋,但這措不及防的一腳也是讓沈謹塵有些狼狽,他鬆開了手,小墨這才跑掉了。

沈謹塵現在臉上的表情也是相當的清奇了,他竟然大清早的被喜歡的女人踩了一腳。不就是想多抱一抱嘛,還不給抱了,是不是?

沈謹塵跛著腳下樓,光是那走姿就夠搞笑的。

“小墨姨,我爹地怎麼了?他今天好像怪怪的。”軒軒問江怡墨。

江怡墨當然知道發生了什麼,還不是老沈大清早的發騷,非要抱著他,這是他活該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