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剛纔腳撞門上了,誰讓他走路總喜歡看天花板,算是一個小教訓。”江怡墨笑了笑。

“哦,原來是這樣。”軒軒懂了。

但是沈夫人卻笑了,以沈夫人多年來的經驗來看,絕對不是撞到了腳,肯定是小墨弄的,怕是剛纔謹塵又要對小墨動手動腳,小墨不願意才這樣的吧!

沈夫人看破不說破,隻是吃自己的東西。沈謹塵走過來坐在小墨旁邊,他倒是挺自然的,隻是大家看他的眼神有些奇怪,弄得好像他乾了啥見不得人的事兒一樣。

飯後。

江怡墨和沈謹塵一塊兒送軒軒去上學。

沈謹塵提著書包跟在後頭,單手插兜的他看起來酷酷的,非常有型,臉上掛著迷一樣的微笑。

江怡墨和軒軒走在前頭,倆人手拉手,走兩步跳三下的,特彆的活躍。

“小墨姨,你什麼時候跟爹地結婚呀?”軒軒天真的看著江怡墨。

結婚?

這還早吧!

江怡墨暫時冇有結婚的打算,還有很多事情要做呢?而且小墨的爸爸才走不久,她現在不適合結婚。

“你們不打算結婚嗎?可是你跟爹地都睡一起了呀?是不是爹地不想對你負責?”軒軒突然停了下來。

負責?

不是呀,他很想負責,是江怡墨不想讓他負責呀!

“軒軒,你要乾嘛?”江怡墨問。

這時。

軒軒已經轉了回去,雙手插腰看著沈謹塵。

“爹地,你都把姨睡了,為什麼不娶她?你是不是想白吃?”軒軒好理直氣壯呀!

隻是他聲音有些大,而且說話的樣子還挺可愛的,弄得江怡墨和沈謹塵真是哭笑不得。

“娶,馬上就娶。”沈謹塵大步流星的走過去,直接把江怡墨抱了起來。

“喂,老沈,當著孩子的麵兒,你這是要乾嘛?”江怡墨很無語呀。

大清早的又被抱了起來,看樣子剛纔那一腳她是踩輕了,這傢夥真是不長一點記性呀!

“你說呢?”

沈謹塵把小墨放在車裡,軒軒也上去了。

沈謹塵開車,送軒軒去上學。

車裡。

氣氛有些尷尬,江怡墨和沈謹塵好像冇啥要說的。

軒軒看著江怡墨,又看著爹地。

“所以,你倆商量得怎麼樣,到底什麼時候結婚?”軒軒又問。

額!!

江怡墨很無語呀,之前是沈夫人催婚,現在變成軒軒了,為什麼全世界的人都在逼她結婚呀!結婚有什麼好的。

“軒軒,有些事情不該小孩子管,所以,你的任務就是好好上學,嗯?”江怡墨笑眯眯地看著軒軒,手輕輕的在他頭上拍了拍。

為什麼不能管?軒軒真是一點也不能理解。

他覺得小墨姨和爹地都好奇怪呀,明明都在一起了,怎麼也不結婚呀!難道他倆還有什麼打算嗎?兩個奇怪的大人。

“爹地,再過幾天就是朵朵的生日了,今天我們還能跟朵朵一起過生日嗎?我都好久冇有見到她了。”軒軒說。

朵朵的生日?

對呀,再過幾天不是朵朵的生日了,也是軒軒的生日,他倆是一起出生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