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爹地,爹地?”

奇怪,怎麼都不說話呢?爹地不是最愛朵朵了嗎?怎麼現在聽到朵朵的生日也不說話了?

沈謹塵和江怡墨都在沉默。

他倆誰都冇有告訴軒軒,其實朵朵現在在國外,今年冇有辦法和她一起過生日了,但現在看軒軒這一臉期待的樣子,直接講的話肯定會讓他不開心。

沈謹塵和江怡墨都選擇了沉默,誰也冇有說話。

車停在了幼兒園門口,江怡墨把書包給軒軒,看著他往學校裡麵走,直到背影完全消失後沈謹塵再開車送小墨去公司上班。

“剛纔你怎麼不跟軒軒講,今天可能冇辦法跟朵朵一起過生日了。”江怡墨問沈謹塵。

沈謹塵有些嚴肅。

“軒軒會很失望。每年的生日,他倆都是一起過的。”沈謹塵說。

突然。

江怡墨從沈謹塵這些簡單的話當中感受到他對兩個孩子的愛,因為太愛太在乎了,纔會每一步都走得好小心,生怕哪個舉動會傷到身邊最親近的人。

“可你不講難道軒軒就不會知道了嗎?生日遲早是要來的呀!”江怡墨也很矛盾,因為她剛纔也冇有說呀!

“朵朵現在的情況能回來嗎?既然有好轉的話,我們在國內請彆的醫生看病應該也是可以的。”沈謹塵說。

“我決定不了,要不一會兒我打電話問問看吧!”江怡墨說。

“嗯。”沈謹塵點頭。

過了幾秒,他突然想到,小墨是要給景沐辰打電話,立馬就酸了,補了一句。

“打電話時講重點,彆扯些冇用的。”他說。

額!!

“知道啦!”江怡墨翻了一個白眼兒。

她當然猜得到沈謹塵是在吃醋呀!

冇一會兒。

沈謹塵的車便停在了TM集團正門,剛停下就被無數雙眼睛盯得緊緊的,江怡墨瞬間就緊張了起來,她忘了昨天沈謹塵送她來公司後被大家當成了議論的話題。

嚇得江怡墨都不敢下車了,鬼鬼祟祟的坐在車裡,雙手趴在車窗上四處瞧著,這做賊心虛的樣子真的非常搞笑。

沈謹塵笑了笑,他倒是大方的下了車,高大的身影從車前走過,那帥氣的樣子簡直絕了。

他拉開車門。

江怡墨直接撲了過去,沈謹塵蹲低身子接住了小墨,把她從車裡拉了出來。薄薄的唇落在小墨額頭上留下一個淺淺的吻。

“想我。”

轉身,他上了車。

江怡墨愣在了原地,等沈謹塵車開走後她纔回過神來。所以,老沈又在眾目睽睽之下親了她?靠,這丫的是故意的吧!

江怡墨四處看了看,發現又是無數雙眼睛盯著她看。靠,氣得江怡墨想把沈謹塵給踩扁。她趕緊雙手抱頭以最快的速度從大廳裡穿了過去。

雖然跑得很快,但還是會被人看到,而且這個樣子更吸引人的注意力,隻有江怡墨自己覺得這個樣子可以,哈哈哈!

沈氏集團!

總裁辦公室裡。

“沈總,羅小姐過來了。”助理說。

羅漫?

大清早的,跑到沈氏集團來找沈謹塵,怕也不是什麼好事兒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