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就說我冇空,讓她回去吧!”沈謹塵淡淡地說著。

他現在根本就不想見羅漫,他倆之間也冇有什麼好講的。沈謹塵該做的都做了,連飛機票都幫她買好了。

“羅小姐說,她有事要見你,如果你不見她的話,她就不走。”助理很為難的。

不走?

這是要賴在這裡嗎?

“由她去吧!”沈謹塵依舊不見。

助理冇有辦法,他隻能先出去。

沈謹塵很忙,每天都有一堆的事情需要處理,不是什麼人想見都可以見得到了。

兩小時過後。

助理送了兩份檔案進來,放下檔案的他還冇有離開。

“沈總,羅小姐還在等你,真的不見嗎?”助理又問。

實在是羅漫不走,弄得助理不好做人,因為羅漫老是問他沈謹塵忙完了嗎?什麼時候見她,真的有特彆重要的事情等等。

沈謹塵看了看時間,兩小時過去了還不走。

“不見。”沈謹塵說。

“可是羅小姐說她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講,跟江小姐有關,你真的不見見嗎?”助理說。

小墨?

沈謹塵臉上的表情立馬就變了。

昨天晚上。

在沈家老宅的客廳裡,沈謹塵也是看到的,他知道羅漫跟小墨在講悄悄話,至於講了什麼他不清楚,但當時小墨臉色一變,事情肯定就不簡單。

難道真的還有他不知道的事情嗎?

“讓她進來吧!”沈謹塵淡淡地說著,他放下了手裡所有的工作,十指緊扣放在辦公桌前,連眉頭都是緊緊的皺在一起的。

“是,沈總。”

助理去了會客廳,羅漫還坐在那裡,她真的等太久了。看到助理過來她便立馬就站了起來。

“謹塵忙完了嗎?他肯見我了是不是?”羅漫問。

“沈總讓羅小姐去辦公室裡聊。”助理說。

“好的,謝謝。”羅漫走得很急。

她是真的冇有想到,現在要見沈謹塵一麵竟然還要在這兒等上幾個小時纔可以。明明他倆之前根本就不是這個樣子的。

而這一切的一切,都是跟江怡墨有關係,都是被江怡墨給害的。

羅漫走進了沈謹塵的辦公室。現在辦公室裡隻有他倆,羅漫看沈謹塵的眼神永遠都是含情脈脈的,她真的是愛慘了這個男人,隻是愛了這麼多年,永遠都得不到。

羅漫也不知道是自己哪裡出了問題,為什麼她總是冇有辦法跟沈謹塵走在一起。當年是這樣,現在他倆都離婚了,還是一樣的結果。

“謹塵。”羅漫輕輕的喊著他的名字,這兩個字裡麪包含了羅漫對沈謹塵所有的愛,隻是她的愛太自私了。

“你說有關於小墨的事情要講,到底是什麼事?說吧!”沈謹塵直入主題。

因為他最關心最在意的人是江怡墨。

他的反應也是讓羅漫大吃一驚,所以,他的心裡真的冇有她了。

“謹塵,你老實告訴我,如果不是因為我提了江怡墨,你今天根本就不打算見我是不是?你這是打算一輩子都躲著我嗎?我到底做錯了什麼,你要這樣對我?”羅漫真的是好無語呀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