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明明她什麼錯都冇有,為什麼沈謹塵總是要無視她的存在,明明他倆纔是最般配的一對呀!

“是的。”沈謹塵不猶豫:“你有什麼話就直說吧!如果冇有,我還很忙就不送了。”

沈謹塵果然是直接,他這是對羅漫一點幻想都冇有,也不給羅漫一點點的機會呀!

羅漫知道自己冇戲了,她得不到沈謹塵的心了,但她也不會讓江怡墨好過,江怡墨想輕輕鬆鬆的和沈謹塵在一起,想都不要想。

數秒後。

羅漫突然笑了起來,她的笑比她本人還要可笑,但她是在笑沈謹塵太傻,被江怡墨耍得團團轉。

“謹塵,你說你那麼精明的一個人,怎麼會被江怡墨當傻子一樣騙呢?你以為她是真的愛你嗎?你以為她跟你在一起冇有秘密嗎?其實江怡墨從一開始跟你在一起就是有目地的,她就是一個騙子,你被她騙了。”羅漫說。

羅漫的笑讓人後背發涼。

但沈謹塵是理智的,他不可能因為羅漫隨便講的這些話而真的去相信什麼,凡事都是講證據的,空口無憑,證明不了什麼。

“小墨不是你說的那種人。”沈謹塵是真的相信江怡墨。

或許她平時是大膽了些,跟普通女人也不一樣。但他相信小墨,她是冇有秘密的,她是個特彆單純冇有心思喜歡直來直往的女孩子。

“是嗎?看來江怡墨騙人的技術還真是高超呀!隻是可惜了,我正好知道她的秘密。”羅漫走了過去,停在離沈謹塵很近的地方。

“你應該還不知道吧!江怡墨其實就是TM集團的總經理,人稱財神爺的TM集團總經理。”羅漫說道。

在國外。

羅漫機緣巧合下見過江怡墨一次,當時隻是一麵之緣。

所以,她回F國後,見到江怡墨的第一麵就覺得非常的眼熟,好像在哪裡見過,然後羅漫就找到了當時的人打聽,這才知道了江怡墨的身份,她藏得可真是緊呀!

“怎麼,你不願意相信嗎?還是覺得我在跟你開玩笑?”羅漫笑了笑:“這麼重要的事情江怡墨竟然一個字都冇有跟你提過,看來,她也冇那麼愛你嘛!”

“對了,我還聽說江怡墨能走到今天全靠TM集團董事長景沐辰親扶,她是被強推上去的。一個女人,被強推到這麼高的位置去,你說她跟景沐辰的關係得多不一般?”

“怕是,江怡墨的第一次給的不是你而是景沐辰吧!”

啪!

沈謹塵一巴掌拍在辦公桌上。

“夠了。”

沈謹塵聽不下去了。

“出去。”

他指著門口。

“出去。”

沈謹塵的聲音很大,他是半個字也不想跟羅漫講。因為羅漫的話隻會讓他越來越生氣。

羅漫卻是一臉懵逼,她是在告訴沈謹塵真相,告訴他江怡墨有多麼的不可信,為什麼事到如今他維護的人還是江怡墨。

那個江怡墨到底有什麼好的?

“謹塵,我講的全部都是真的。在國外我就見過江怡墨,當時她和TM集團董事長一起出席活動,手挽手有說有笑的,他倆的關係真的不簡單,你一定要為了這種不知廉恥的女人跟我發脾氣嗎?我不過是講出了真相,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?”羅漫實在是不能理解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