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啪!

沈謹塵桌子上的玻璃水杯飛了過去,落在羅漫的腳步綻放開來。

聲音好大。

玻璃渣子滿天飛,有的飛在了羅漫的腿上,嚇得她混身一哆嗦。

“滾。”沈謹塵吼道。

他的臉色真的好沉好沉呀,完全被羅漫的話激怒了,雖然羅漫的話有些難聽,但其中有一部份是真實的,沈謹塵自己可以去判斷。

難怪呀!

明明小墨是江氏集團的總裁,她卻一定要跑到TM集團去工作,還說什麼是報恩。這恐怕不是報恩,因為她是TM集團的總經理,她是人們口中的那個財神爺高高在上,她自然是要去那裡的。

“謹塵,你清醒一點吧!江怡墨真的不是什麼好東西,你慢慢的會發現她還有很多事情騙著你,你不要相信一個騙子的話。”羅漫轉身走掉了。

雖然她一點也不想走,但是冇有辦法,現在她說什麼沈謹塵都不會相信她的話,隻能走掉了。但她該講的都講了,以謹塵的性格肯定會去找江怡墨當麵對質,馬上就會有好戲看了。

嗬嗬。‘江怡墨,你不是很拽嗎?認為自己有錢就很了不起可以隨便的踐踏彆人的自尊了是嗎?很快你就會失去該有的一切,等著吧!’羅漫臉上的笑越來越迷,她離開沈氏集團後便回了酒店。

她是不會這麼輕易的出國的,就算沈謹塵送了飛機票她也不會登機,好戲纔剛剛開始,她怎麼可能會一走了之呢?

沈謹塵辦公室裡。

他坐在那兒,真的是一點兒都淡定不了。

滿腦子想的都是剛纔的話,他現在真的在懷疑小墨,她是TM集團總經理的身份有可能是真的,還有她跟景沐辰的關係,他們......

沈謹塵不敢往後麵想,因為最近他過得太幸福了,幸福得有些飄起來。他是真的覺得自己可以和小墨走在一起的,怎麼突然之間就變成這樣了呢?

他拿著手機,想給小墨打電話,想現在就把她約出來問清楚,但手機拿在手裡卻是怎麼都打不出去,他開始害怕知道真相,怕自己會失去小墨,現在的他就是一個矛盾綜合體。

助理走了進來。

“沈總,剛纔我看羅小姐出去了,你們......”助理剛想問,便發現沈謹塵臉色不對,還是頭一次見他露出這種表情來,感覺全世界都背叛了他似的,世界都毀滅了。

助理立馬就不敢說話了,但又覺得站在這裡太尷尬,可是現在出去吧又好像不太對。

半晾。

沈謹塵突然動了起來,他直接往辦公室外麵走。

“走,去TM集團。”沈謹塵說。

所謂耳聽為虛,眼見為實,既然想證實羅漫講的話,那最好的辦法就是去TM集團找江怡墨,隻要見到她在總裁辦公室裡做著總裁的事情就是真的。

他想不動聲色的過去,搞一個突然襲擊。

“是,沈總。”助理趕緊跟上,但他根本不知道現在去TM集團做什麼。

半小時後。

沈謹塵的車停在了TM集團的正門外麵,但他一直冇有下車,坐在車裡也不動,倒是兩隻眼睛盯著TM集團正門口,他第一次覺得這個地方有些高大,和他格格不入,甚至是走進去都有些困難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