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大概十點。

軒軒困了,江怡墨便帶軒軒去洗澡睡覺,躺在床上,他倆還在聊天兒,真是有講不完的話呀!

“爹地今天是怎麼了?他怎麼還不回家?”軒軒問江怡墨。

江怡墨也想問這個問題呢?現在都十點了,他還不回來這是要上天嗎?連軒軒和家都不要了嗎?江怡墨都在懷疑,老沈現在到底是不是在集團裡工作,該不是去什麼會所找妹子了吧!

“應該是公司太忙了吧!咱們先睡覺覺,明天是上我送你上學。”江怡墨抱著軒軒一起睡覺。

**

向陽家裡。

沈謹塵在向陽家裡窩著,因為心裡煩,所以不想回家,不想去麵對,連小墨也不想見了。

“你這是怎麼了?自從你和江怡墨在一起後,我可是好久都冇有看到你這樣了。”向陽問。

沈謹塵淡淡地看了他一眼。

“如果你發現你最愛的人一直都在對你說謊,你會怎麼辦?”沈謹塵問。

他現在正麵臨這樣的困難,所以不知道要怎麼去麵對小墨和一切。倒不是介意小墨的身份,覺得她高不可攀,在愛情麵前身份如同虛設。

他是受不了最愛的人欺騙自己,滿口謊言,從頭騙到尾。

“你是在說江怡墨?”向陽問。

向陽還真是聰明,他一眼就看出問題出在哪裡。

當然,沈謹塵每次過來都是因為跟江怡墨感情出了問題,因為他其它事情都可以自己處理得完美,唯獨遇到感情問題會束手無策。

“嗯。”沈謹塵點頭。

“她怎麼騙你了?”向陽問。

向陽需要知道具體的事情是什麼,纔好給沈謹塵提一些建議,雖然他的建議不一定對,但也好過沈謹塵一個人在這裡瞎猜想。

“TM集團,你知道吧!”沈謹塵說。

額!!

向陽真想一巴掌打過去。

“你這是在侮辱我的智商。TM集團可是全球最大的風投集團,我怎麼可能不知道?你當我是生活在火星嗎?”向陽很無語。

沈謹塵依舊是一副麵無表情,心事重重的樣子。

“TM集團總經理你聽說過吧!”沈謹塵又說。

向陽這次是真想一巴掌打過去了,他發現自己越來越冇有辦法跟沈謹塵聊天了,一晚上連續侮辱他兩次,還是不是好兄弟?還能不能好好的玩耍了?

“這不是廢話嗎?人家可是財神爺,你當這封號是白來的呀!全世界應該冇有人不知道他的存在吧!如果有,那肯定是在偏遠的山區,冇有手機冇有電腦冇有網絡的那種。”向陽說。

不對呀!

向陽發現沈謹塵問問題的方式有問題。

“不是在討論你和江怡墨的感情問題嗎?怎麼扯到TM集團那兒去了?你偏題了哈!”向陽說。

沈謹塵纔沒有跑題。

“TM集團總經理就是江怡墨本人。”沈謹塵說。

非常認真地講了出來,雖然他到現在也不想相信,但這就是真的呀!沈謹塵倒更願意自己的女人是個普通的小女人,凡事都需要他的那種,而不是像現在這樣強大到隨時可以把他一腳踹開。-